第60章 危在旦夕

俞小倩略微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好吧,本來這件事我想考慮成熟再告訴你,但我也怕時間來不及了。”

姚聞遠雖然年過五旬,記憶力卻還是和年輕時一樣的好,“11月11號那天晚上九點多,警衛連連長金鐵吾來找過我,說是巡邏隊與日軍分隊遭遇,救下了一個88師叫傅中華的軍官,請求我派出醫療救援分隊前去接應。我經不起他的軟磨硬泡,開了允許五個人出山的手令,包括警衛連的三個人,醫療隊的兩個人。12號上午,他們完成任務後帶着救回來的傅中華全部歸隊。”

聽到這裏,俞小倩自言自語地囔囔了一句:“這就對了。”

“到底怎麼了,小倩?”姚聞遠急切地問。

“我們通訊隊的大功率電臺在12號早上監聽到了一個奇怪的無線電信號,以三秒鐘一次的頻率不間斷髮射,一直持續到現在。這種信號不是常規的電臺信號,我也沒聽到過。不過我從相關資料上看過知道國外包括日本最近幾年都在研製一種具有定位功能的微型無線電信號發射器,主要給潛伏在敵人後方的間諜使用,用來給空軍轟炸機或者遠程火炮對重點轟炸目標進行定位,提高轟炸精度。”俞小倩用專業的口吻闡述着,但被姚聞遠打斷。

“你的意思是說你們監測到的信號可能就是這種微型無線信號發射器發出的?”

“嗯,是的,極有可能。製造這種微型無線電信號發射器從技術角度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如何能讓它小型化,提高它的精度和電池的續航能力,相信日本人已經做到了。從理論上來說這種無線信號發射器受體積和電量的限制不可能做到很大功率,但我們監聽到的信號卻很強,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它就在我們附近。”俞小倩對自己的專業能力和判斷有着很強的自信。

姚聞遠從褲兜裏掏出一方手絹,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他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無論是日軍尋根溯源找到這裏,還是派飛機對附近進行轟炸,對071來說都是滅頂之災。給071留下的只有兩個可能,要麼被發現後全軍覆沒,要麼洞口被炸塌全都憋死在這裏。

“開始我也只是懷疑而已,可您的回答堅定了我的判斷。11號晚上八點到九點我們開機時還一切正常,可就在他們出山後的第二天早上八點我們就聽到了異常信號,這說明無線信號發射器的開機時間在晚九點到早八點之間,您覺得有這麼巧嗎?”俞小倩問道。

姚聞遠的聲音變得有些異樣,“這麼說來,出山的這些人中有可能隱藏着一個日軍的間諜,趁出山的機會在附近偷偷放置了一個微型無線信號發射器,用於給日軍指示071的方位?這……這也太可怕了。”

“這是您說的,我可沒這麼說哦,我只是從我的專業角度來做出的判斷。”俞小倩輕輕動了動眉頭。

可姚聞遠已經沒有耐心了,時間就是生命,“小倩,你能對這個無線信號發射器進行定位嗎?”

俞小倩搖了搖頭,“只有知道這個發射器專用頻率的人才能清晰地定位到具體方位,而且我們的大功率電臺過於笨重,不可能進行移動搜尋,關於定位我是無能爲力。”

“你一定還有其他辦法,你是無線電通信專家,你可以幫到叔叔,幫到071的,對嗎?”姚聞遠走到俞小倩跟前扶着她的肩膀問。

“姚叔叔,您先別急。”

“我能不急嗎?071幾百條生命,大量的戰略物資,還有成噸的黃金和國寶,全都危在旦夕!”姚聞遠鬆開俞小倩揹着手在屋內來回踱步。

“我可以試試用咱們的大功率電臺對發射器進行全頻不間斷的干擾,但第一不能停電,第二因爲頻率的不同我不能保證干擾的效果,第三我們大功率電臺本身或許就會成爲一個更大型的信號發射器,這麼做只是權宜之計,只能讓日軍暫時找不到發射器的具體位置發現不了洞口而已。”俞小倩說出了自己能想到的唯一辦法。

“也只能這樣了,你現在就去辦,順便把傳令兵給我叫來。”姚聞遠無奈地說。

“是!”俞小倩敬了個禮,轉身走出辦公室。

聽到這裏,一直在趴在辦公室門外側耳傾聽的馮必贏急忙後退了幾步,推開旁邊會議室的門閃身進去。

不一會兒,傳令兵請來了軍統駐071倉庫督查室主任虞美玲。雖然姚聞遠對軍統對虞美玲並不感冒,但此刻事關071倉庫的生死存亡,心思縝密有着豐富反諜和審訊經驗的虞美玲無疑是調查此事的最佳人選。

隨着姚聞遠敘述的深入,虞美玲本就冷豔的臉上愈發嚴峻,眉頭都擰在了一起,職業的本能告訴她這件事情的可信程度非常高,危險程度也非常大。

如果不盡快揪出潛伏在071的日諜,讓他供出隱藏無線信號發射器的位置,搶在日軍之前找到並關閉發射器,那麼071的末日也就到了。

“此事事關重大,目前只有你我和俞小倩知道。我知道你們軍統有着豐富的反諜經驗,這也是你們督查室的職責之一。虞主任,對於這件事,你怎麼看?”說完整個事情,已經束手無策的姚聞遠把希望全部寄託在了虞美玲的身上。

“你先等會兒,我去去就來。”虞美玲並沒有回答姚聞遠的問題,而是起身匆匆而去,留下一臉迷惑的姚聞遠。

半小時後,虞美玲才珊珊歸來,面色陰沉。

“姚主任,我剛纔詢問了關在禁閉室的日本特工信介和久美,他們對安插在071的日諜一無所知。但他們都說日本電訊專家的確有一種剛研製成功不久的微型無線信號發射器,每一臺都有不同的頻率,能連續發射無線信號達三個月之久。看來俞小倩的判斷是對的。”

“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聽到確有無線信號發射器的存在,姚聞一掃心中的僥倖,愁眉苦臉地問道。

“不管他隱藏的有多深,我們也一定要把他挖出來!沒有其他選擇,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虞美玲下定了決心。

姚聞遠也連忙接道:“對,對,對,不管涉及到071的任何人,我姚某人一定對督查室的工作鼎力相助,絕不偏袒護短,一查到底!”

“警衛連長金鐵吾和巡邏隊的四個人幾乎每天都要出去,要安發射器早就安了,沒有必要等到現在。再說他們對附近的道路瞭若指掌,根本沒有必要安置發射器,只需找個機會脫身帶着日軍到此即可,所以他們五個基本都可以排除。”虞美玲冷靜地分析道。

“嗯,有道理,他們想背叛黨國的話,用不着這麼麻煩。”姚聞遠不住地點頭稱是。

“那麼就剩下警衛連的兩個士兵張小寶和崔俊,醫療隊的伊美兒醫官和一個叫簡香草的護士,還有就是那個負傷的88師中尉傅中華,一共是五個人,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情況緊急,我建議立即先控制他們進行訊問,並搜查他們的宿舍和辦公地點,看能不能找出可疑之處。”虞美玲翻看着路條存根,那裏記載的有每一個出山者的職務和姓名,然後扭頭看着姚聞遠,似乎在徵求他的意見。

在這個生死攸關的節骨眼,姚聞遠沒有任何的遲疑,立即非常爽快地答應了虞美玲對他的下屬071倉庫人員進行調查。

“虞主任,這件事就拜託你了,你帶着憲兵隊的韋昌富立即對這幾個人先行拘捕,進行封閉式的調查,並搜查他們的住所和辦公室,儘快把這個狗孃養的給揪出來。整個071的生死存亡都託付給你了。”說完,這個年過五旬,071倉庫的最高長官,身穿上校軍服的倉庫主任竟然給虞美玲敬了個軍禮。

這個出乎意料的狀況讓虞美玲大吃一驚,同時也感到了身上所擔負的重任,她穿着便裝沒有回禮,只是起身用力點了點頭,“放心吧,071同樣是我的家。”

午飯剛過,大家紛紛走出餐廳,每人一聽美國牛肉罐頭,米飯管夠。

“狗屁!這洋人做的罐頭真****難吃,跟他媽嚼蠟差不多!”屁猴邊走邊剔牙,嘴裏還不停抱怨着。

“就是,還沒有炒個青菜吃得舒坦呢,都好幾天沒見個青菜葉了。唉,屁猴,你說這一盒罐頭拿到集上能換多少青菜葉?”樹根覺得頓頓吃肉,那真是天大的浪費,在他的印象中家裏一年到頭只有過年纔有點葷腥。

“起碼能換一筐吧,這罐頭聽說都是從洋人那兒做好再坐船過來的,路費就得不少呢。”趙興邦接了一句。

“有肉吃你們還嫌這嫌那的,讓連長聽見還是踹你們的屁股,走走,回去歇會兒去,下午還要巡邏呢。”看到身後邊說話走來的金鐵吾和嶽明倫,孫菸袋催促着手下的三個活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