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可疑的信號

井上一泓指了指身後的大山,“這鐵掌山方圓幾十公里,山高林密,一個騎兵聯隊我也覺得不夠用,如果不是戰事緊張,起碼需要一個師團。”

“一個師團?給我一個師團我能拿下南京了,你卻要在這兒抓逃兵?”平川大佐實在是不能理解,瞪着眼問。

“這裏山路崎嶇,小路衆多,機械化部隊無法展開,正是平川君的騎兵部隊發揮優勢的地方,你們來的時候我已經領教過你們騎兵超強的機動能力了,我覺得沒有比你們更合適的部隊了。”

這幾句話平川勝南聽着還算順耳,可帶着自己的鐵騎踏平南京是他一生的夙願,他認爲那纔是軍人最高的榮耀。

“既然井上君這麼說了,我就留下清剿殘兵,可我也有個要求,希望井上君能夠體諒。”

“平川君請講。”井上一泓側耳傾聽,只要條件不過分便有求必應。

“我覺得清剿殘兵的任務一週時間足夠完成了,完成任務後我要帶着我的部隊參加南京會戰,這一點我希望你能在將軍面前美言幾句。”平川勝南自信地說。

“好,平川君勇氣可嘉,我現在就向將軍請示,你我就在這喝兩杯,靜待佳音如何?”井上一泓說完,立即吩咐通訊兵與司令部聯絡。

“請。”平川勝南面露喜色,作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人邊聊邊喝,不一會一名通訊兵送來一份電文。

“將軍答應了,只要你一週內完成清剿任務,就把你的騎兵聯隊編入第一齣擊序列。看來我要提前預祝你躍馬南京城了。”井上一泓看完電文遞給了平川勝南。

“很好!井上君不愧是將軍面前的紅人,這麼快就答應了,我代表我的聯隊向井上君致謝!”看完電文,平川勝南站立起來,向這個即將給他無限榮耀的中佐深深鞠了一躬。

井上一泓也連忙起身回了一躬,並不忘提醒道:“平川君,不要忘了前提條件是一週內完成清剿任務哦。”

“嗨!我一定不辜負將軍的厚望,聽從井上君的安排,一週內一定蕩平鐵掌山!”平川勝南大佐言語之中帶着無比的自信。

“我們要怎麼才能找到他們?”

“我們的人在中國特種分隊的駐地放置了一個無線發射器,我們順藤摸瓜就能找到。你派出騎兵守住各個路口,防止他們逃竄,並負責追擊和巡邏。另外還要派出部分兵力跟我們搜山……”紅燭下,兩個人推杯換盞,竊竊私語。

早八點,071倉庫通訊隊的機房裏大功率電臺準時開機。因爲柴油緊缺,電力不足,也爲安全起見,071倉庫的大功率電臺每天只在早八點和晚八點各開機一個小時。

通訊隊隊長俞小倩戴着軍帽,身穿夾克式的女款上尉軍裝,畫着精緻的淡妝,一臉的嚴肅,正揣着手看手下的女兵們熟悉地打開電臺,抄收電文。

俞小倩的年齡比在坐的通訊兵們並大不幾歲,卻已經是上尉軍銜。她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南京通信人員訓練所(陸軍通信兵學校的前身),精通無線電業務,是****中少有的女通信軍官。她也曾受邀擔任過復興社特務處(軍統前身)特務培訓班的無線電通信教官。時任特務處處長戴笠看中了業務精通,年輕貌美的俞小倩,曾數次力邀其加入特務處,被俞小倩婉言拒絕。

依戴笠的權勢和手段拿下一個下級女軍官按說那是易如反掌之事,可他忌憚的是俞小倩的另一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的身份,軍需署署長俞飛鵬將軍的侄女。他也不敢得罪這個管着全軍,自然也包括他這個特務處吃喝拉撒的“財神爺”。

“倩倩姐,你聽聽。”一個女通訊兵把耳機遞給旁邊的俞小倩,通訊隊的女兵們和俞小倩親如姐妹,在沒有外人在場的時候,都是親切地稱呼“倩倩姐”。

俞小倩彎下腰,拿下帽子放在桌子上,接過耳機戴上,微閉雙眼,仔細傾聽。

耳機裏傳來有規律的“茲茲”聲,而且每隔三秒就會出現一次。

“曉麗,這個聲音出現多久了?”俞小倩拿下耳機,側身問道。

“一連好幾天了,每次開機都會聽到這個聲音,我開始以爲是外邊在打雷下雨,有電磁干擾,就沒在意。今天吃早飯的時候我問了警衛連的人,他們說外面這幾天一直天氣晴朗,根本沒有下過雨。”叫曉麗的通信兵納悶地說。

“這個不是自然界的電磁干擾,它是有規律的在釋放一種無線電信號,三秒鐘一次。也不像日軍的電臺在活動,他們不可能以這麼快的頻率持續發報,連續不斷。”俞小倩放下手中記錄電波頻次的鉛筆,若有所思。

忽然,她又一次戴起耳機,仔細聽了一會說:“曉麗,你再想想,這種聲音出現幾天了,我要具體的日期。”

曉麗很少看到俞小倩的臉上有這種凝重的表情。她托起下巴,凝眸沉思,仔細回想,想了一會飛快地打開抽屜,拿出一份值班記錄表來回翻看。

“倩倩姐,你看,是11月12號早上開機時第一次聽到的,11號晚上還沒有,已經6天了。我聽到後還在記錄本上寫了一筆。”曉麗翻到11月12號那一天,指着記錄本給俞小倩看。

俞小倩點了點頭,“以後再有什麼異常發現,第一時間通知我”,拍了拍曉麗的肩膀,她就轉身匆匆走開了。

主任辦公室裏,總務科長馮必贏正在向姚聞遠訴苦。

“咱們夥上的肉類和青菜已經沒有了,雞蛋還剩百十個,都半個月沒有出去採購過了。幸好倉庫裏還有少量的美國進口牛肉罐頭,可這幾天吃的都是罐頭,官兵們已經開始發牢騷了。這還是次要的,靠罐頭也能堅持一段時間,主要是咱們的鹽和油也所剩無幾了,沒有鹽吃的話,士兵們就很快就會沒有力氣。”馮必贏愁眉苦臉地訴苦。

“這還真是個問題,雞蛋和肉可以不吃,可鹽不能缺呀。我們這已經是淪陷區了,開採購車出去目標太大,容易暴露。這樣吧,你開個單子,把最急需的物資都寫上,我讓警衛連的巡邏隊下山去採購,他們路熟。”姚聞遠想到了一個辦法。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他們幾個人能帶回來多少東西呀,再說錢交給他們,他們萬一不回來了怎麼辦?還是讓我們後勤上跟一個人去吧,這樣也可以起個相互監督的作用。”畢竟是總務科長,還是馮必贏考慮得比較周全。

“好吧,你們可以派一個人跟着,但一定要派個可靠的。”想起原後勤股長金如意叛逃的事情,姚聞遠至今還心有餘悸。

正說着,辦公室的門突然響了,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報告!”

“進來。”姚聞遠已經聽出是通訊隊長俞小倩的聲音,他是071裏唯一一個知道俞小倩和俞飛鵬關係的人,所以對俞小倩自然高看一眼。這丫頭幾乎沒有主動來過自己的辦公室,再重要的電文也都是派通訊兵過來,這次怎麼想起到這兒串門來了?

俞小倩推開房門,看到馮必贏也在屋內,當時就想退出,被姚聞遠攔下了,“小倩,馮科長也不是外人,有什麼事可以直說。”

馮必贏看到俞小倩進屋連敬禮都沒打,姚聞遠還直接稱呼她“小倩”,看來他們的關係也非同一般,於是識趣地說:“哦,我跟姚主任彙報點事,已經彙報完了,那我就先走了。”說完,禮貌地朝姚聞遠和俞小倩點了點頭,走了出去,並回身關上了房門。

“現在只剩咱們兩個了,我看你這丫頭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話你就說吧。”姚聞遠親自倒了一杯水遞給俞小倩。

俞小倩毫不客氣接過水,坐在了沙發上,“姚叔叔,不是我不來你的辦公室看你,主要是怕別人知道我和你還有我大伯的關係,有損你的官威。”

“呵呵,這孩子真會說話。怎麼樣,我當時就勸你大伯不要把你送到這山窩窩裏受洋罪,你大伯還說這是要鍛鍊鍛鍊你,這回可鍛鍊好了,我們一起被困在這裏了,你大伯這會兒一定後悔得要命。”姚聞遠想起臨行前俞飛鵬要自己好好照顧俞小倩的情景。

“這可怪不得我大伯,我聽他說過以後非鬧着要來的,他拗不過我,只好答應了,您是不知道,送我走那天他還偷偷抹眼淚呢。”俞小倩放下茶杯笑嘻嘻地回答。

“那是自然,你從小就跟着大伯在南京上學,他早就把你當成親閨女一樣了。對了,你找叔叔我有什麼事?是不是生活上有什麼困難了?只要咱071有的,叔叔一定幫你解決。”姚聞遠真切地說。

“謝謝姚叔叔,我挺好的,困難倒是沒有,只是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11月11號那天夜裏,我們071是不是派人出山了?”

姚聞遠遲疑了一下,“你怎麼想起問這個?似乎和你們通訊隊沒什麼關係呀。”

“哦,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印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你就告訴我唄。”俞小倩拽住姚聞遠的胳膊撒起嬌來。

“好,好,好,不過叔叔也不是外人,我告訴你可以,不過你這樣問一定有你的理由,你也要告訴我你的想法哦。”姚聞遠指着俞小倩的鼻子親切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