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無線信號發射器

夜晚的通風口裏,一片漆黑,不時吹來陰森森的涼風,讓人感覺不寒而慄。六個人每人一把手電,在狹窄的洞口裏艱難地向上爬行着。

“我們怎麼不走大門?這條路通向哪兒呀?”走在第四名的伊美兒用手指戳了戳前面的簡香草壓低聲音問道。

簡香草回回頭,“大門停電開不開了唄,這條路一定能通到外面。”

“我的腰彎得受不了了,還得多長時間能出去呀?”伊美兒嬌喘吁吁,本就瘦弱的她剛向上爬了一會便覺得喘不過氣來。

“姑奶奶,我和你知道的一樣多,不讓你來你偏偏要來,這會知道後悔了吧?”

“哼!”伊美兒哼了一聲,不再理會簡香草。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想的什麼,來,咱兩個換換位,你跟着金連長就不累了。”簡香草說着靠到了洞壁的一側,把第三名的位置讓給伊美兒。

聽到這句話,伊美兒也不知從哪來的力氣,一把扒開簡香草,超了過去,跟在金鐵吾的身後。心花怒放的同時,也不忘了擰香草一把。

“忘恩負義的白眼狼!這會一點也不腰疼了。”香草狠狠地嘟囔了一句。

金鐵吾每次看到渾身都煥發着青春氣息的伊美兒,都會想起在071電影院裏的那令人尷尬卻又春光無限的一幕,心裏總是覺得對蓋麗麗有些愧疚,於是就故意躲着伊美兒。就在剛纔分配行軍位置的時候,故意把簡香草分在他身後,當時他就看出伊美兒的不滿了。

這會兒黑暗中兩個女兵在身後的對話,他也是聽得一清二楚,也不好意思出聲阻止,只好默不作聲,努力向上爬去,兩人的距離越拉越遠。

“金連長,你能不能走慢點,我都跟不上了,你走得再快能給傷員看病嗎?”伊美兒在身後嬌聲叫道,還帶着一點威脅的味道。

金鐵吾無奈地搖了搖頭,放慢了腳步,回頭看身後的伊美兒,伊美兒手裏的光柱在不斷地晃動,看樣子是已經手腳並用了。

“這有一道坎,我上不去,你快回來幫幫我呀。”伊美兒焦急地停留在原地,用手電筒不斷劃圈,示意金鐵吾回去。

本就不高的坎,一邁腿就能上去,跟在後面的簡香草試圖幫伊美兒一把,推她上去,卻被伊妹兒蹬了一腳。

“姑奶奶,你就作吧。”簡香草索性不管了,靠在洞壁上稍作歇息。

看到後面的隊伍被堵在那裏,金鐵吾不得不又轉身回來,不情願地伸出手……

“這還差不多,謝謝金連長哦。”伊美兒緊緊握住金鐵吾的手,邁步越過了石坎,可還是不忍鬆手。

漆黑的洞裏沒人看到金鐵吾的臉變得通紅,伊美兒的小手此時如一塊烙鐵,讓他握也不是,丟也不是。

“金哥,你不願意讓麗麗姐來是不是心疼她,不想讓她受這份罪?”伊妹兒也感覺到了金鐵吾的尷尬,湊到金鐵吾的後背處輕聲問。

金鐵吾默不作聲,只是鬆了手,這個動作讓本身就醋意大發的伊美兒更是惱羞成怒。

“你怎麼就不心疼我?我哪點比她差了?”這次沒控制好音量,伊美兒帶着哭腔的問話在狹窄的通風洞裏傳遍了整支隊伍,連走在最前的屁猴都停了下來,向後張望。

此刻的金鐵吾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停了下來,回頭說了狠狠撂了一句沒輕沒重的話:“你或許哪點都比她好,可我就是喜歡她。”然後不顧身後襲來的粉拳,自顧向前爬去。

簡香草被兩人的對話驚得合不攏嘴巴,她搞不清兩人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從後面一把拽住準備追上去繼續質問的伊美兒。“你瘋了嗎?!”

伊美兒努力掙脫着,卻遠沒有山裏長大的簡香草力氣大,掙扎了幾下,算是消停了下來,不再說話,只是“嗚嗚”地抽泣着。

“咱們是出來執行任務的,有什麼事回來再說,我幫你出氣,好嗎?”簡香草在身後摟住了伊美兒的雙肩。

伊美兒扶着手裏的藥箱,傻傻坐了一會,肩膀不再**,似乎平靜了一些,緩緩起身向前走去。

漆黑的山洞裏,沒有人看清她眼裏的嫉妒與憤恨,更沒有人知道此刻悲憤交加的她已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這個曾讓她猶豫了很久的決定,將給071倉庫帶來滅頂之災。

經過艱難的攀爬和相互扶持,六個人終於從幽深的山腹中鑽出,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不被巨大的錶盤所左右,也不被暗淡的燈光來控制,而是日月交替,斗轉星移,有着山風的清爽,青草的芬芳……

“美兒,快看,快看!月亮好美呀!我都快忘記月亮長什麼樣了!”香草指着天空中懸掛着的一輪皓月興奮地蹦着跳着叫了起來,這是她們從進入071以來的幾個月裏,第一次看見月亮。

伊美兒好像並沒有那麼興奮,在如水的月光下低着頭,邊走邊若有所思,銀色月光映照她灰白的臉龐,前面的金鐵吾似乎覺得有些不妥,回頭關切地問了句:“是不是太累了?坐下休息一會吧?”

伊美兒不說話,只是搖搖頭。

“來,把你的藥箱給我,我替你背一會。”金鐵吾覺得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化解這尷尬的氣氛。

伊美兒依舊不說話,還是搖搖頭,只是把藥箱摟得更緊。

六人剛走出洞口沒多遠,伊美兒突然放慢腳步,和簡香草並行,面露爲難,欲言又止。

“你到底怎麼了呀?我的姑奶奶。”簡香草對伊美兒今天古怪的行爲頗爲不解。

“我……我想……方便一下……”伊美兒吞吞吐吐地說。

“嗨!我還以爲多大事兒呢,金連長,你們稍等一會,伊醫官要去旁邊一下。”簡香草的嗓門一貫的大。

“娘們真是事兒多……”走在最前面屁猴的髒話還沒說出口屁股上就金鐵吾挨了一腳,立即屁都不敢放了。

“原地休息五分鐘。”說完,金鐵吾也獨自走向遠處的草叢中,他也順便解決一下內急的問題。

女兵身後的警衛班戰士張小寶和崔俊識趣地超過了她們,與等候在前面的屁猴會合。

“咦,連長呢?”崔俊問道。

屁猴指了指遠處的草叢,“你小子是不是也想去聞聞屁味呀。”

看到兩個男兵已經走遠,簡香草用電筒指指不遠處草地上的一塊一人高的大石頭,“不要走太遠,那裏就可以解決,來,我幫你揹着箱子。”

話剛說完,伊美兒就揹着藥箱打着手電徑直朝石頭走去,看來是真急了,香草不禁抿嘴笑了笑關閉了手中的電筒。

伊美兒踩着沒過腳踝的青草,走到大石頭後,她並沒有寬衣解帶,而是迅速蹲下,關閉手電,打開白色的木製藥箱,掏出裏面的東西。

藥箱的一角有個暗藏的小格子,她小心翼翼從暗格裏取出一個墨綠色的鐵匣子,打開開關。鐵匣子上立刻有一個微弱的紅點閃爍起來,表示電源接通,開始工作。她連忙把鐵匣子塞進石頭縫裏,並拽了幾把青草蓋在上面,然後收拾好藥箱,若無其事地站起身來,打開手電回到了簡香草身邊。

“我好了,咱們走吧。”沒等香草搭話,就揹着藥箱獨自一人向前走去。望着伊美兒的背影,香草總覺得今天的伊美兒哪裏不對,難道僅僅是因爲打翻了醋罈子?

皓月當空,清輝落地,明亮的月光大大加快了他們的行軍速度。屁猴在前面帶路,不時提醒身後的人注意腳下,金鐵吾也時刻提醒着身後的伊美兒,可她總是那麼心不在焉。好在她身後的簡香草是山裏長大的川妹子,夜裏的山路對她來說不在話下,她只踩着露出灰白色的石頭走,從不走腳下墨綠色的草地,也倒一直平安無事。

“慢點,前面這一帶豎井比較多,你們一定要踩着我的腳印走,才最安全。”屁猴輕聲告誡道,這句話一個挨一個一直傳到了隊尾。

伊美兒聽到後只是機械地向身後傳遞着,似乎根本不知道說的什麼,看到伊美兒的狀態十分不好,金鐵吾向後伸出了右手,卻被伊美兒賭氣拒絕了。

走着走着,伊美兒竟然偏移了方向,走到了小路邊的草地上,腳下突然一滑,身體失去了重心。“啊!”的一聲,她感覺身體騰空,似乎要跌進萬丈深淵,瞬間全身就被冷汗浸透。

前面的金鐵吾一直在擔心着身後的伊美兒,在她發出尖叫的同時,一隻有力的大手已經緊緊抓住了她的左手手腕,伊美兒身體的重力加上慣性直接帶倒了金鐵吾,把他也拖到了危險的井口,他沒有鬆手。

伊美兒身上背的藥箱撞在石壁上又彈回來,棱角直接砸在了金鐵吾的頭上,頓時血流滿面,目眩神迷,可他還是緊咬牙關牢牢抓住伊美兒的手腕。

整個身體都已經掉進豎井的伊美兒從片刻的眩暈中醒來,感覺自己已經懸空,掉進了一個口小肚大,深不可測的洞口裏。金鐵吾的右手正在牢牢抓住自己的手腕,大聲朝自己喊着什麼,一滴又一滴帶着溫度的**從他的臉上落下,再滴到自己的臉上。

汗水?淚水?她下意識地用右手摸了一下滴在臉上的**,感覺黏黏的,湊到鼻尖一聞,是血!

(鐵友們,新的一週新的開始,祝大家心情愉快。喜歡本書的友友們不要吝嗇你的鮮花和收藏哦!感謝你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