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醫療隊出發

“傅中華……傅中華……”金鐵吾嘴裏不停唸叨着,緊皺眉頭,在記憶裏努力搜索着這個似曾相識的名字。

忽然腦海裏靈光一現,想起來了。在海城會戰之初,自己帶隊給老部隊88師送給養時,炮兵營的王營長曾經介紹過這個人,是個留德回來的中尉炮兵參謀,也是王營長的表弟。對,就叫傅中華!

“他現在人在哪裏?傷的重不重?”金鐵吾急切地問道。

“在拇指峯的蝙蝠洞裏,孫菸袋他們三個和我約好在那裏會合。他是卡車上十九個人裏唯一活下來的,傷員肚子被子彈穿透看起來傷的不輕,昏迷不醒,再不派醫生去,恐怕就晚了。”精明的屁猴從金鐵吾關切的眼神裏似乎看出了連長和這個人有點淵源。

“你先去食堂弄點東西吃,這件事先忙不要告訴任何人,我這就去找姚主任,讓他派醫生去接應,你辛苦點等會兒再回去一趟。”

屁猴點頭稱是的功夫,金鐵吾已經推門而出,屁猴跑到食堂吃了個肚兒圓,並兜了一兜饅頭和鹹菜給老孫他們備着。

071倉庫主任辦公室裏,聽完金鐵吾的彙報,姚聞遠鐵青着臉大發雷霆,拍着桌子要嚴肅處理巡邏隊擅作主張與日軍交火的四名士兵。

“剛剛開完會,強調不要與日軍接觸,即使確有必要交戰也要事先彙報,你們警衛連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嗎?把日軍引來了怎麼辦?071幾百號人都要跟着遭殃,這個責任你負得起嗎?這四個士兵一定要嚴厲處罰,你也要做一個深刻的檢討!”

“是!主任!我一定做深刻的檢討。不過作爲軍人想必主任也知道戰場信息瞬息萬變,在緊急情況下很多時候根本來不及層層彙報,我相信我的士兵會根據戰場形勢作出正確的判斷和處理。何況日軍追擊小分隊的九名鬼子全部被擊斃,也沒有發現有後繼部隊出現,我們071的安全並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威脅。”

金鐵吾的一番合理解釋和難得願意檢討的態度,表明了他的讓步,這讓姚聞遠的權威得以維護,心中的憤怒也就消了大半。不過當金鐵吾提出要求連夜派出醫療分隊前去救援一位88師的受傷軍官時,又一次點燃了他的怒火。

“一個海城會戰****潰逃的散兵遊勇十多萬,你一個小小的連長救得過來嗎?你要記得你現在是軍需署直屬071倉庫的警衛連長,你和88師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了。你能保證那個軍官的忠誠嗎?你敢保證他不是日諜或是共匪嗎?”

“姚主任,我知道我的身份是071的警衛連長,但請你相信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071,我同樣會像對待88師一樣忠誠於071,並願意爲此義無反顧、赴湯蹈火。我是一個軍人,戰友就是我的兄弟,我永遠不會置戰友的生死與不顧。”金鐵吾站的筆直,一臉的正義凜然。

“主任你也知道,88師是衛戍南京的警衛部隊,政審上的嚴格絕不次於我們071,何況這個人我也認識是剛剛從德國學習回來的炮兵中尉,我願意爲他提供一切擔保。”

姚聞遠似乎被金鐵吾的忠誠與義氣所打動,也怕金鐵吾情急之下會擅自行動,沉默了一會,走到辦公桌前擡頭說道:“你去找醫療隊蓋隊長,讓她派兩個人一起去,路上注意安全。人帶回來先交給督查室進行甄別,不過你要記住,下不爲例!”

“是!謝謝主任!”金鐵吾欣然一笑,雙腳一磕,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接過姚聞遠遞過來的手令,快步轉身而去。

蓋麗麗正在房間內看書,看到推門而入的金鐵吾很是詫異,金鐵吾第一次主動到自己的房間,而且連門都不敲。

“大忙人,哪陣風把你刮這兒來了?不會是想我了吧?”蓋麗麗起身關上房門,湊到金鐵吾面前輕聲說,她身上的香味讓金鐵吾有點目眩神迷。

“是想你了,可這會兒有點正事要辦。”金鐵吾輕撫她秀美的臉龐,正色說道。

“好吧,先說你的正事。”蓋麗麗打開他的手一臉的不悅。

“孫菸袋和趙興邦他們在山下伏擊了一個日軍小分隊,救了一個88師的軍官,這個軍官傷到了腹部,昏迷不醒,急需救治。我和姚主任彙報了,需要你們醫療隊連夜派兩個人一起前去救援。”金鐵吾急切地說。

蓋麗麗難掩驚訝,“日本人這麼快就來了?”

“嗯,我們已經被困在這大山裏了,你怕嗎?”金鐵吾點了點頭,這是難以迴避的事實。

“只要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我這就帶上器械跟你走。”說完,蓋麗麗麻利地拿起衣架上的外套套上,走出房門,來到醫療隊宿舍門口。邊敲門邊喊:“香草,還沒睡吧?快穿起來,有緊急任務。”

屋裏的嬉笑聲嘎然而止,兩個只穿着睡衣露着白嫩胸口的妙齡女子出現在門口,看到蓋麗麗身後的金鐵吾,簡香草和伊美兒不約而同嬌羞地尖叫一聲關上了房門。

“看什麼看?春光無限吧?”蓋麗麗捶了正在發愣的金鐵吾一記粉拳。

“我什麼都沒看到,再說她們哪有你好看呀,嘿嘿。”金鐵吾咧了咧嘴,他這會兒的確沒心情看。

一會兒功夫兩個人已經穿好白大褂,每人揹着一個藥箱,站在了蓋麗麗面前。

“剛纔接到命令,我們要派兩個人和警衛連的人一起組成一個醫療救援分隊,連夜前去山下救治一個被日軍擊傷,腹部中槍,昏迷不醒的軍官。”蓋麗麗的表情少有的嚴肅。戰地救援,而且是夜間,這無論對她還是對她們醫療隊來說,都是開天闢地的第一次。

簡香草和伊美兒對望了一眼,兩人的眼裏有恐懼,又有期盼。恐懼的是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日本鬼子出現在周邊,期盼的是即將踏出這個幾個月都沒走出一步如牢籠般的071倉庫。

“這是我們醫療隊第一次執行戰地救援任務,救死扶傷是我們醫護人員的天職,無論面對多大的困難,我們都義不容辭。這次任務,我是隨隊醫生,簡香草是隨隊護士。伊美兒,你可以先回去睡了,明天準備手術。”蓋麗麗同樣對這次任務充滿着渴望,因爲可以和心愛的人在一起。

簡香草興奮地點了點頭,這個從小在山裏長大的姑娘,夜間走山路對她來說那都不是事兒,而且還能碰到幾天沒見的趙興邦。

伊美兒顯然有些失望,她也想和眼前這個能讓她傾慕已久的金連長一起外出,卻礙於蓋麗麗的權威欲言又止,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哀求似的望着金鐵吾。

“蓋隊長,上面的命令是讓你派兩個人和我一起去,而不是你親自和我一起去,你是醫生,更是軍人,請你遵守命令。”金鐵吾知道在這樣複雜地形下進行夜間救援的艱辛與危險,他有那麼一點點私心,他要阻止蓋麗麗以身犯險。

伊美兒看在眼裏,面露不悅,心中不禁醋意大發,臉上卻風平浪靜。

“我派自己去,不可以嗎?”蓋麗麗狡辯道。

“故意曲解上峯的命令是軍中大忌,你只有執行的義務,沒有解釋的權利。”金鐵吾的話無懈可擊。

“你……你……”,蓋麗麗顯然理虧詞窮,一時間膛口結舌,無話可說。

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的伊美兒開口了,“蓋隊長,我也是軍醫大,你應該相信我有救治一個腹部槍傷的能力。我初步判斷傷者昏迷不醒是由於失血過多造成的,咱們071和醫療隊都沒有建立血庫,而我又是O型血,在關鍵時刻可以輸血給傷者,增大傷者的存活率。請你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去完成這次救援任務。”

伊美兒的一番話說得合情合理,讓人無法辯駁,蓋麗麗只得做出讓步,“好吧,伊美兒醫官和簡香草護士參加此次救援行動,帶齊急救藥品和器械,別忘了帶手電和擔架,我會在手術室等你們回來。”

“是!”兩位俏麗的眼神女兵迅速立正清脆地答道,伊美兒還不忘朝簡香草擠擠眼,做了個鬼臉。

金鐵吾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兩個調皮的女兵,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只看得兩人渾身上下不自在。

“脫掉你們身上的白大褂,夜間行軍目標太明顯,換上深色衣服,如果你們不想成爲活靶子的話。還有你們這是去跳交際舞嗎?還穿着高跟鞋,在山上你們只有光着腳丫走路的份。還有你們的頭髮,全部都紮起來,被樹枝掛住撕掉了頭皮,別怪我沒提醒你們。看什麼看?現在就去做!十分鐘後警衛連門口集合!”金鐵吾黑着臉衝兩個女兵吼道。

伊美兒和簡香草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面面相覷,在陸軍醫院被人捧到天上的兩個小姑娘哪受過這樣的訓斥呀,眼圈一紅,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金鐵吾看都沒看她們一眼,揚長而去,只留了一個寬闊的背影,其實他是不敢再停留,他也覺得戲演得有點過了,兩個小姑奶奶真哭起來,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照顧好她們,少一個就不要回來見我了!”身後傳來了蓋麗麗的叮囑聲,金鐵吾不敢回頭,揮揮手算是示意知道了。

“兩個小姑奶奶,別哭了,都什麼時候了。金連長都是爲了你們好,聽話,快去換衣服,準備東西,回來再好好哭。”蓋麗麗一手一個把她們推進宿舍裏。

嶽明倫也想跟着去,被金鐵吾按下,他走了警衛連就交給嶽明倫了。金鐵吾帶着屁猴還有警衛班的張小寶和崔俊擡着擔架,一行六人按照屁猴在前帶路,金鐵吾隨後,簡香草第三,伊美兒第四,兩名士兵最後的順序鑽進了071的通風口,彎着腰向上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