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鬼子來了!

“我們這裏本身就是軍事後勤倉庫,吃的喝的用的倒是暫時都不用擔心。但如果要長期潛伏下來,我只擔心一件事,那就是柴油。我們幾乎全部庫存的柴油都送到前線去了,一星期前爲我們補充柴油的車隊遭到日軍飛機轟炸,被燒得一乾二淨。軍需署江城油料基地答應我們三天內再運送一批柴油過來,可現在已經七天了,不見蹤影,估計他們已經撤了,再也不會來了。”總務科長馮必贏憂心忡忡地說。

“柴油又不能吃不能喝,我們的車隊又出不去,要那麼多柴油有什麼用呀,沒有柴油我倒覺得倉庫安全些。”上次拉緊急集合,韋昌富就以爲是火險,嚇得夠嗆,衣服都顧不得穿光着腚就跑出來了。

“你懂什麼呀?沒有柴油我們071就不能發電,整個倉庫都將陷入一片黑暗,你知道在這個終日沒有陽光的洞裏如果沒有電會有多黑嗎?沒有電咱們071倉庫的大門都打不開,5噸重的石門靠人力是無法開啓的;沒有電我們的通訊系統只能靠電池帶動,支撐不了多久,屆時我們整個071將會變成聾子和瞎子。”馮必贏的一番話驚醒了在場的所有人,養尊處優的他們從沒覺得電有如此重要過。

“那我們目前剩餘的柴油還有多少?倉庫裏存的有蠟燭嗎?”姚聞遠顯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點也是他未曾想到過的。

“按目前的日消耗量計算咱們的柴油還有最多半個月的存量,蠟燭我們倉庫裏沒有庫存,總務科只有幾箱應急用的,夠用上個三五天吧。”馮必贏略微思考了一下答道。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困難,作爲071倉庫最高長官的姚聞遠眉頭緊鎖愁容滿面。

“俞隊長,通訊隊的發報機電池還有多少,能維持多久?”無線電發報機是071唯一能與外界取得聯系的工具,沒有了它071便真的與世隔絕了。

俞小倩穿着筆挺的上尉軍服,秀眉凝結在一起,略顯慌亂地說:“因爲這裏不是野外環境,也沒有作戰任務,所以我們從沒考慮過停電的問題。大功率電臺的備用電池組耗電很快,又非常笨重,因此通訊隊在組建的時候只帶了四塊備用電池組。如果和上級聯繫不頻繁的話,大概可以用上一個月吧。”

“俞隊長不用過於擔心,我們督察組通訊電臺配有手搖發電機,可以給電臺供電的。”虞美玲接了一句,想給這個稚嫩的姑娘一點安慰。

“謝謝虞主任,可你們用的電臺是小功率的,發射距離短,因爲你們軍統在海城和江城都設有信號中繼站,但如果信號中繼站被摧毀你們就無法聯絡了。而我們通訊隊配備的是大功率電臺,可以直接和總部聯繫,中途不需要信號中繼,安全性和保密性更好。再說你們的手搖發電機功率太小根本帶不起來我們這種大功率電臺的,所以如果071停電後只能靠我們帶來的四組備用電池。”俞小倩對虞美玲報以感激的微笑,原來這個冷美人也有溫情的一面。

“嗯,目前也只能這樣了。由於日軍進展迅速,我們所在的萬山地區也將很快淪陷。所以我宣佈從現在起,關閉071倉庫。沒有我親自簽發的命令,除了外圍巡邏警戒人員外任何人不準外出,違者格殺勿論!哦,我也是爲了避免071暴露,爲大家的安全着想,不得已而爲之。警衛連密切注意外圍警戒,發現日軍和可疑人員要及時進行報告,但不能擅做主張與之交戰,這是一條鐵規,我們絕不能因小失大,做得不償失的事。”說到這裏姚聞遠特意盯了金鐵吾和嶽明倫幾眼,生怕這兩個年輕後生幹出什麼衝動的事情,爲大家引來滅頂之災。

“從今天起,爲節約柴油,除特殊情況外晚22點到早6點關閉發電機。通訊隊的大功率電臺每天早八點和晚八點各開機一個小時,其餘時間關機。總務處統計一下副食剩餘量,進行定量供應,軍官餐廳不再享受特供,官兵一致。軍需總署答應在必要的時候會通過空投補給我們最急需的物資,事已至此大家也不必慌亂,相信軍委會和軍需署不會忘記我們的,大反攻也會很快到來,我們等不了太久。”說到最後一句,姚聞遠的聲調有些異樣,對大反攻似乎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而讓他唯一安心的是這裏庫存的大量黃金和文物,即使上峯忘了他們,也忘不了這筆不菲的財富。

讓人沉悶的會議結束後,軍官們三三兩兩走出會議室,在走廊裏邊走邊交頭接耳,大都愁容滿面,唉聲嘆氣。有罵娘的,有罵軍委會的,有抱怨自己命不好的,也有一言不發沉思着該怎麼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的,整個071籠罩在一片不祥的陰霾之中。

071警衛連連部,金鐵吾拿下帽子放在辦公桌上,順手端起茶杯灌了幾口涼茶,苦笑着問:“明倫,你覺得我們能等到反攻那一天嗎?”

“呵呵,反攻?我相信一定會有那一天,但不過一年兩年,三年五年都有可能。”嶽明倫顯然對戰況不太樂觀。

“軍委會讓我們潛伏待命,倒是做了長期的打算,可周圍並沒有供我們接濟的部隊,我們作爲後勤基地功能基本喪失,那071的存在還有什麼價值?倒不如我們帶着警衛連出去和小鬼子真刀真槍幹一場呢,做個戰死鬼也比當個地老鼠強!”金鐵吾重重把手中的茶杯砸在桌子上,忿憤地說。

“我們071的存在當然有價值,而且價值不菲。你還記得六號庫裏我們從海城運來的黃金和文物嗎?撤退命令下得如此倉促,我軍幾十萬部隊一潰千里,這批黃金和文物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途徑轉移出去,又不能落在日本人手中,除了讓我們潛伏待命,還能做些什麼呢?”嶽明倫不緊不慢地說。

金鐵吾愣了一下,是呀,忘了倉庫裏還放着整整五噸黃金和幾十箱堪稱國寶的文物呢,這些東西是萬萬不能落在日本人手中的,即使自己是決策者,在目前這種情況下也別無選擇。

“如此看來我們在這兒要做好長期堅守的準備了,反攻遙遙無期,也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你通知一下孫菸袋、趙興邦他們在巡邏中一定要密切注視山下的動向,發現日軍及時報告。”金鐵吾心中很矛盾,對日軍的到來既期盼又擔心。

“是!”嶽明倫轉身而去。

鐵掌山的密林中枝葉繁茂,四條身影敏捷地穿梭其中,經過一個多月的巡邏,這支由老兵油子孫菸袋和趙興邦、屁猴、樹根四人組成的巡邏小分隊已經基本熟悉了這裏的地形。哪裏有捷徑,哪裏有落腳點,哪裏有暗洞,哪裏有豎井,哪裏有水源,都摸得一清二楚。

他們身着便裝攜帶武器,小心翼翼避開偶爾上山採藥和砍柴的山民,悄悄潛伏到半山腰處一塊巨大的岩石後,在這裏能清楚地觀察到山腳下江海古道上的一舉一動。

時值正午,陽光播撒着絲絲暖意,孫菸袋如神仙般懶懶靠在石頭上眯着眼噴雲吐霧,享受着尼古丁在血液中流淌的快感。他口袋裏的菸絲已經所剩無幾了,便隨手揉了一撮幹樹葉摻雜在一起,塞進煙袋鍋裏,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嗆人的焦糊味。

趙興邦皺着眉頭邊咳嗽邊嘟囔着:“早晚抽死你個老鱉孫!”孫菸袋只是嘿嘿笑笑,也不搭話。

“哎,屁猴,你說小鬼子會來這兒嗎?”樹根用胳膊杵了杵身邊的屁猴。

“這裏離海城還有江城都有百幾十裏路呢,到處是山也沒鐵礦煤礦啥的,又沒有咱們的部隊,鬼子上這兒來個屁呀。”

屁猴一直往山下瞅着呢,古道上一個中年漢子推着一輛獨輪車,車上鍋碗瓢盆裝得滿當當的,應該是一家人全部的家當。後邊跟着一個抱小孩的女人,還領着一男一女兩個十多歲的孩子,有說有笑正緩緩像萬山方向走去,看來是從海城逃難路過此地的一家人。

屁猴的話剛說完,遠處傳來一陣密集的槍聲。逃難的一家人停下了腳步回頭向後張望,女人摟緊了懷中的孩子。

“是鬼子的歪把子和三八大蓋,注意隱蔽!”畢竟是參加過一二八抗戰的老兵,聽到這熟悉的槍聲孫菸袋忙磕滅了手裏的菸袋,起身操起一把毛瑟步槍,大聲招呼自己的隊員。

“屁猴,你不是說鬼子不會來嗎?你小子說話也就跟放屁一樣。”樹根不屑地說。

“老子有這本事還在這幹個屁呀,早就去軍委會當參謀長了。”信口開河的屁猴的雖然理虧嘴卻依然毫不示弱。

趙興邦右手端起衝鋒槍,左手擺了擺制止了兩個人的爭吵,四個人八隻眼睛都警惕地向山下的江海古道望去。

一輛軍綠色軍用卡車冒着黑煙衝進他們的視線,屁股後緊跟着三輛綠色的三輪軍用摩托車,挎鬥上飄揚的膏藥旗和黃綠色的軍服標明了他們的身份——日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