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八百壯士

塵埃散去,空氣中瀰漫着刺鼻的焦味,殘牆斷壁中的木樑和門窗還在熊熊燃燒。火光中映出的竟是穿着中央軍制服的士兵,金鐵吾心中稍安,向一個正在收拾起爆器的士兵走去。

“你們是哪部分的?不怕把日軍引來嗎?”

“長官,我們是88師524團1營工兵排的,正在執行清除射界的爆破任務。呵呵,我們正是要把小鬼子引到這兒來。哦,對了,長官,你們怎麼還沒有撤走?大部隊都走了。”滿臉灰塵的工兵一臉憨笑地問道。

果真是88師的隊伍,金鐵吾的親切感油然而生,“是88師的弟兄們呀,我們是給你們來送彈藥的,你們這兒誰在負責?”

“是謝團長和楊營長,他們就在大樓裏。”工兵指了指身後的四行倉庫大樓。

夜幕中一座高7層的鋼筋混凝土大樓孤獨地矗立着,周圍的民房已經被工兵們連夜清除乾淨,避免日軍佔據民房作爲進攻據點,也爲機槍射擊提供了良好的射界。

四行倉庫是大陸、金城、鹽業、中南四家銀行的儲備倉庫,倉庫內儲存了大量麻包裝的小麥、大豆,這些都是構建防禦工事的絕好材料。留守部隊已經連夜用麻包堵住了倉庫大門和窗戶,只留下小小的射擊孔,整座大樓如鐵桶般結實牢固,再加上本身就樓高牆厚,更加易守難攻。

倉庫外的士兵正在忙着用成包的糧食堆砌外圍機槍防禦工事,防禦工事配置合理,錯落有致,便於交叉射擊,發揮最大的火力優勢。一切固守倉庫的準備工作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這一定是一個有着豐富作戰經驗和智慧眼光的優秀指揮官,金鐵吾在心中不由地讚道。不過沒聽說524團有個謝團長呀,難道是新調任的?

他讓趙興邦回去把車隊帶過來,自己獨自一人邊走邊看,正要進入四行倉庫被門口持槍的士兵攔住了,即便他穿着****少校軍官的制服也不行。

“對不起,長官,沒有我們謝團長的命令,這裏不允許進入。”士兵一本正經地說。

“我是總部後勤倉庫的,來給你們送彈藥,你去通報一聲吧。”金鐵吾笑着掏出自己的證件遞給了哨兵。

“你怎麼有八十八師的證件?”看着金鐵吾遞過來的軍官證哨兵疑惑地問。然後又一拍腦袋,“你是……特務連的金連長,我說看着怎麼那麼眼熟。您先等會兒,我這就去通報。”

不一會兒,一名中校和一名少校兩名軍官一前一後從大樓裏走出來,看到金鐵吾不禁都面露驚訝,“金連長!果真是你?哨兵給我說我還有點不相信,調走了大半年,都不知道你小子去哪了?”

“謝主任好!楊營長好!”見到老部隊的長官,金鐵吾忙立正敬禮。眼前的中校是原88師262旅參謀處的謝晉元主任,少校是524團1營營長楊瑞符,這兩個人他都認識。

“年前我接到調令,調到了總部後勤倉庫警衛連任連長,這次奉命來給堅守四行倉庫的部隊押送彈藥,沒想到在這裏遇到老長官。謝主任您不是在旅部參謀處嗎,怎麼到524團了?”

“你還不知道吧,謝主任還兼任着524團的團副呢,這次謝團長主動請纓帶着我們一營和師部派來的機槍連和迫擊炮連負責堅守四行倉庫,掩護大部隊撤退。”楊瑞符營長介紹道。

“我說呢,看這裏的佈防情況和火力配置就知道一定是個非常專業的高手在指揮,沒想到是學長您親自帶隊呀,學弟受益匪淺。”謝晉元也是黃埔出身,所以金鐵吾自稱學弟。

“金老弟也是年輕有爲呀,剛走半年這就升少校了,再過一年老兄我就該叫你長官了,呵呵。”謝晉元指着金鐵吾的少校軍銜開玩笑說。“哦,對了,你這次帶來多少彈藥呀?我這兒需要大量的迫擊炮彈和手榴彈。”

“十卡車,兩車迫擊炮炮彈,三車手榴彈,用上三五天是沒問題的。不夠的話,兄弟我這就回去拉。”金鐵吾說到做到。

“夠了,夠了,這四行倉庫原來是咱88師的臨時師部,剩餘的還有一些庫存彈藥,加上你送來的,足夠用上幾天了。我們堅持到大部隊撤完就回去歸建,等我回去再和楊營長一起請你喝幾杯,感謝你的雪中送炭。”謝團長稍微盤算了一下,打個阻擊戰這些彈藥基本夠用了。

“說哪裏去了,兄弟我在後勤倉庫快憋死了,真想跟咱88師的弟兄們一起和小鬼子真刀真槍地幹上一仗!”說起打鬼子,金鐵吾手都癢了。

“沒有你們後勤倉庫的供應,我們拿什麼打鬼子呀?功勞也有你們的一半呀。我剛纔接到情報,鬼子的小股部隊已經滲入到這附近了,這裏馬上就會被重重包圍成爲一處孤地,你們趕快卸完彈藥,過河去吧,這裏就交給我們了。”

“嘿嘿,謝主任,你就幫幫忙給上面打個報告就說人手不夠,讓我帶着這幾十個弟兄留下吧,也殺幾個小鬼子過過癮。”金鐵吾軟磨硬泡,想留下來打場阻擊解解癢,反正大部隊已經成功過河構築新的防線了。

“我們這兒有一個加強營,幾百多號人,守這一座大樓已經足夠了。再說這裏靠近公共租界,日軍的飛機大炮都不敢往這兒招呼,你又送來了足夠的彈藥,我們在這兒堅守個三五天還是沒有問題的。你那兒還有很多部隊等着你去送彈藥給養呢,留在這兒不合情理呀。老弟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作爲軍人服從命令纔是最重要的,打鬼子以後有的是機會。”謝晉元拍了拍金鐵吾的肩膀說道。

金鐵吾無奈地點點頭,畢竟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在士兵們的幫助下,十車彈藥半小時就卸完了,遠處不時傳來斷續的槍聲,日軍距離此地越來越近。

集合好隊伍,金鐵吾向謝晉元團長和守衛四行倉庫的弟兄們敬了個禮,戀戀不捨地登車而去。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去,竟是永別……

1937年10月30日,謝晉元團長率領“八百壯士”孤軍死守四行倉庫,與日軍激戰三日完成掩護任務後,撤入租界。租界當局怕惹火上身並沒有按原計劃送他們回部隊歸建,而是被繳械送入“孤軍營”。

1941年4月24日,謝晉元團長在“孤軍營”中遭叛徒刺殺身亡,被追授陸軍少將。“八百壯士”被強制送往南洋和日本的勞工營服苦役,生還者寥寥無幾。

1937年10月30日,謝晉元團長率領“八百壯士”孤軍死守四行倉庫,與日軍激戰三日完成掩護任務後,撤入租界。租界當局怕惹火上身並沒有按原計劃送他們回部隊歸建,而是被繳械送入“孤軍營”。

1941年4月24日,謝晉元團長在“孤軍營”中遭叛徒刺殺身亡,被追授陸軍少將。“八百壯士”被強制送往南洋和日本的勞工營服苦役,生還者寥寥無幾。

1937年11月5日,日軍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助率第6、第18、第114師團及國崎支隊(第5師團第9旅團),突然在杭州灣的全公亭、金山衛間登陸,策應日本海城派遣軍實施迂迴包圍。金山衛一帶僅由中國守軍第63師一部及少數地方武裝擔任警衛,日軍第10軍順利登陸並迅速向內陸發展。海城抗戰形勢頓時急轉直下。

深夜11時,一名通訊兵匆匆跑進071戰時指揮部:“報告!前指發來急電,根據情報日軍登陸部隊對我老君廟陣地久攻不下,進展緩慢,已將部分毒氣彈運至前沿陣地,擬對我老君廟守軍進行毒氣攻擊。前指命令我部立即調撥六百個防毒面具,於明日五時前運至172師515團老君廟陣地。”

“奶奶的小鬼子,真刀真槍啃不下就使陰招,真他媽不是東西!”正在戰時指揮部椅子上半躺着,眯着眼剛想睡着的金鐵吾被通訊兵的報告聲驚醒,坐起身忍不住爆了粗口。

“大家過來看,老君廟陣地在整條戰線的凸出部,扼守淞滬公路,地勢較高,易守難攻。這個陣地的存在嚴重影響了日軍通過淞滬公路進行兵力調動,遲緩了日軍的進攻步伐,是日軍的眼中釘肉中刺,早就欲拔之而後快。老君廟陣地是我們能否守住一線陣地的關鍵所在,老君廟丟了,整個戰線就崩潰了。鬼子也是急了,不惜違反國際公約使用化學武器,看來他們對老君廟陣地是志在必得呀。”姚聞遠指着桌子上的軍用地圖對身邊的軍官講解着。

金鐵吾不禁對姚聞遠高看了幾眼,還未曾想這個搞了半輩子後勤,年老矮胖的後勤倉庫主任竟然對軍事指揮也頗有見地,真是人不可貌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