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風波再起

凌晨的071倉庫戰時指揮室裏,只有金鐵吾和姚聞遠兩個人。金鐵吾絲毫沒有隱瞞的彙報完這次運送押運任務的全過程,靜靜站在那兒看着姚聞遠陰沉鐵青的臉,聽候發落,等待一場暴風雨的來臨。

這次沒有上級命令私自分發軍用物資,還是給本就不受軍委會待見的川軍。原本就看自己不順眼的姚聞遠隨便扣上個帽子,都夠自己受的,金鐵吾覺得自己像漂浮在波濤洶涌中的樹葉一樣,有一種無法掌控自己命運的感覺,便索性聽之任之。

可意外的是想象中的暴風驟雨並沒有如期來臨。

“金連長,你這是要我替你承擔責任嗎?”姚聞遠擡頭看了他一眼,幽幽地說。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這些物資在無論是在中央軍還是川軍手裏都同樣能發揮它的作用。我做的事情,我會承擔一切後果。”金鐵吾打決定把物資發給川軍685團的那刻起就沒後悔過。

“你私自分發軍用物資可不是小事情,你是我的屬下,作爲倉庫主任,你以爲我脫得了干係嗎?軍統那幫人最擅長的就是捕風捉影,胡編亂造。”姚聞遠站起來不住焦急地來回踱步。

過了好一會才無奈地看了金鐵吾一眼,說:“記住,昨日傍晚你們把物資完整地送到了電報大樓201團的手中。你們撤出後經過激烈戰鬥電報大樓才失守的,明白了嗎?回去寫份書面的報告給我。”姚聞遠不耐煩地擺擺手,讓這個惹事兒的主趕快消失。

金鐵吾突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長出了一口氣,滿懷感激地敬了個禮,會意地說:“明白了,謝謝主任!”

後來就是這支得到了補充的川軍144師685團,孤軍奮戰,用血肉之軀頂住了鬼子飛機大炮的狂轟濫炸,據守百麗劇院街區三天三夜。擊退了多次日軍進攻,擊毀日軍坦克和戰車數輛,給予日軍以重大殺傷,後彈盡援絕,陷入重重包圍。川軍685團上至團長,下至伙伕,無一人突圍,無一人投降,無一人被俘,全部壯烈殉國。

071倉庫督查室,深夜查哨歸來的嶽明倫被守在門口的虞美玲偷偷叫進了辦公室。

“關上門!”虞美玲回身進屋對身後的嶽明倫說。

“這個……,不好吧?”嶽明倫笑了笑,樓下的大門處還有憲兵在站哨呢。

“想什麼呢?我有事情給你說,快點!”虞美玲臉一紅,嗔怒道。

嶽明倫回身關上門,看到虞美玲已經坐在辦公桌前,便拉起一把椅子坐到了她的對面,一臉的好奇,問道:“什麼事呀,弄得那麼神祕?”

虞美玲打開抽屜拿出幾份文件:“你或許還不知道吧,從今天起國共正式開始了第二次合作,原來的紅軍改編成了國民革命軍軍第八路軍已開赴抗日前線。南方的游擊隊也正在覈編,準備改編成新編第四軍。”

“真的嗎?太好了!”嶽明倫一拍桌子興奮地站了起來。

在071的這幾個月別說與上級聯繫了,連報紙都沒看過的嶽明倫聽到國共合作的消息激動萬分,國共攜手共同抗日是他早就期盼已久的一天,也唯有國共攜手團結一致才能儘快把日寇趕出中國。

“怎麼那麼高興?”看到嶽明倫興奮異常,虞美玲一臉平靜,擡頭幽幽問道。

嶽明倫感覺到自己的失態,忙又坐下,“哪裏,哪裏,這不是知道不用中國人打中國人了嘛,大家齊心協力對付小鬼子,何愁倭寇不除,失地不復?”

虞美玲嫣然一笑,說:“明倫,其實你是什麼身份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進入軍統以來一直在從事對日諜報工作,對我來說只有一個敵人,那就是佔我國土,犯我中華的日寇。不管我們以前是敵是友,從我喜歡上你的那一刻我就不再與你爲敵,無論你作出怎樣的選擇,我都會堅定地陪在你身邊。”

虞美玲自走出學校加入軍統後即以留學生的身份被派往日本從事情報搜集,憑着她的聰明才智和美貌結識了很多日本政府官員和青年軍官,爲軍統提供了大量有價值的日軍情報,這個神祕的中國女諜報員被日本情報部門稱爲“支那諜報之花”。

後被日本特高課派出的情報人員誘騙,陷入情網,暴露身份,被捕入獄,戴笠親自參與營救,用三個日諜交換回心腹愛將虞美玲。回國後靜養一段時間就被排到071倉庫,擔任督查室主任。

作爲曾經的學生運動參與者,虞美玲深知嶽明倫胸懷報國之心,兩個人有共同的奮鬥目標,只是所選擇的道路不同罷了。虞美玲心中並不排斥共產黨,只是因爲特殊的身份只能把這份同情深深埋在心底。她一直在反諜的第一線,沒有參與過任何的反共行動,所以面對嶽明倫她才能坦然地表露心跡。

喜歡上虞美玲後,因爲自己的身份,嶽明倫曾無數次地糾結過,他在信仰和愛情之間倍受煎熬,無所適從。今天虞美玲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讓壓在他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

他上前一把握住虞美玲的手,“美玲,除了生死,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讓我們分開。”然後將她緊緊攬入懷中。

趴在門口側耳傾聽的胡鵬飛,無奈地搖了搖頭,躡手躡腳,悄然離開。

此時,醫療隊宿舍裏,女醫官伊美兒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她還在想着那天在電影院裏與金鐵吾讓人臉紅心跳的纏綿,差一點自己就成功了,若不是幾個換班哨兵的打擾,金鐵吾已經是她的人了。

“搞啥子嘛,你一翻身,牀就咯咯吱吱地響,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原來一個屋的川妹子簡香草也沒睡着。

“唉,香草,你怎麼還沒睡呢?”伊美兒驚喜地說,反正睡不着有個人聊天也可以打發打發寂寞。

“我倒是想睡撒,你想你的四個眼男朋友了吧,搞那麼大動靜,自己睡不着,還不讓別人睡。”香草捂着嘴打了一個哈欠。

“是你想你的邦弟弟想的睡不着吧,還賴上我了。”伊美兒出言反譏。

“要不你也過來幫我吹吹眼,我是眼裏進了東西才睡不着的哦。”伊美兒想起那天在診療室香草和趙興邦被憲兵隊長韋昌富撞破的事兒,咯咯笑了起來。

香草聞言,小臉刷一下紅到了脖子根,從自己牀上跳下來,蹦到伊美兒的牀上。

“好,我來了,我幫你吹吹!”說着壓在了伊美兒的身上,兩個小姐妹嘰嘰喳喳鬧成一團。

鬧騰了一陣,兩人都氣喘吁吁,香汗淋漓,安靜了下來。

“香草,從實招來,你和你的邦弟弟進行到什麼階段了?不要告訴我連嘴兒都沒親過哦。”伊美兒笑着問道。

“什麼什麼階段呀,真的沒親過,就上次還沒開始,剛有點情緒就被韋昌富那個大壞蛋給攪黃了。”想起那天的事情,香草恨恨地說。

“呵呵,讓韋昌富賠你。”伊美兒笑的花枝亂顫,躲過香草揮來的粉拳,又貌似隨意地問了一句:“對了,香草,你覺得那個警衛連的金連長,怎麼樣?”

香草愣了一下,正色道:“我早就看出來你個小狐狸精在打金連長的主意,那可是咱蓋醫官的菜,人家郎才女貌,般配的很,你可不要亂來哈。”

“郎才女貌?我不比蓋醫官年輕漂亮嗎,再說我也是醫官呀,憑什麼就是她的菜呀。”伊美兒偏偏不信這個邪。

“人家年齡相當,你情我願,你就不要蹚渾水了,那個四個眼的斯文教官才是你的菜。”香草善意的提醒道。

“可是他離那麼遠,我想吃也吃不着呀。眼前就擺着一道好菜,你就忍心讓我餓着肚子咽口水呀,管他誰的菜,偷吃我也要嘗上一口。”憶起金鐵吾那張英俊的臉龐,伊美兒若有所思,想入非非。

“你的事兒我管不了,不過你可不要自討沒趣,引火燒身。你這個小狐狸精!”香草又一次撲上去,偷襲伊美兒的胳肢窩,兩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團。

“總部急電:軍統海城站通訊科長熊光楷於昨日叛逃,海城站損失慘重,淪陷區內多個情報站相繼被敵破獲。更爲嚴重的是作爲密碼專家,此人掌握我大量備用密電碼,並精於密碼破譯,必將對我通訊之安全產生極大威脅,甚至可能影響戰局。據可靠情報,日方爲保護其安全,將於近日乘船將熊光楷送往日本本土大本營情報研究中心。我命令,此鋤奸行動由071倉庫督查室主任虞美玲具體指揮,軍統海城站負責協助,動用一切力量,務必不惜一切代價在登船前擊斃叛徒熊光楷。戴笠1937年10月15日23時”

午夜時分,軍統駐071倉庫督查室的報務員破例敲響了督查室主任虞美玲的房門,送來了這樣一份標着“絕密”的“急電”。

虞美玲揉着睡意朦朧的雙眼接過電報,坐在沙發上打哈欠。剛瞅了兩眼就被電報的內容驚呆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打翻了茶几上的玻璃酒杯,紅酒灑了一桌子。

這怎麼可能?軍統海城站的熊光楷她認識,此人曾留學美國斯坦福大學數學系,歸國後在金陵大學任教,因“師生戀”被金陵大學除名。求賢若渴的軍統將其招入總部密電研究小組,負責密電研究與破譯,功績卓著,多次破解共黨密電碼,截獲大量情報,並據此繳獲多部共黨電臺,搗毀多處共黨交通站。

此次海城風雨欲來,日諜猖獗,熊光楷被派至軍統海城站擔任通訊科長之要職,負責對日電臺偵聽和密電破譯,工作頗有成就。怎麼突然間就叛變了呢?

熊光楷在軍統內部的機要部門任職多年,對軍統業務非常熟悉,掌握了大量的軍統內部組織祕密。更可怕的是其身爲密碼專家曾參與國防部和軍統等要害部門電臺的加密編程,熟悉幾乎所有的密碼加密程序與規律。

此人雖職務不高,但他的叛逃如果假以時日,可以說將讓整個軍統甚至整個戰場通訊變爲單向透明,再無祕密可言,後果將是不堪設想非常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