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半畝地村

車子駛出廟寺鄉,順着蜿蜒的公路,繼續沿江而上,江岸兩側的山越來越高,植被也由淺綠變爲深綠。注意滾石和急轉彎的標誌一個接着一個,路邊不時可以看到剛滾落的碎石。

約十多分鐘後,透過車窗望去,前方一座大山如鐵掌般橫擋在古道中間,這便是鐵掌山。滔滔不絕的江水徒勞地衝刷着山腳下的江岸,然後又無奈地轉了個彎,只留下一片滿是碎石的淺灘。

209省道穿灘而過,順勢轉彎,左側是滔滔江水,右側是鐵掌山的高大山巒。鐵掌山得名于山上五個形如手指的山峯,中指峯爲最高,此山猶如一隻鐵掌迎面攔住奔涌而來的江水。拇指峯與食指峯之間有一條寬達數米的河谷,河灘上滿是大小不一的碎石塊,雖是夏季盛水期卻只有涓涓細流淌過公路下的涵洞注入江中。河谷的右側果然有一條不起眼的小路通往山上,這應該就是小警察口中半畝地村的入口處。

車已無法前行,潛龍把車停到河灘上,五人商議了一番,決定就地用餐,然後帶上所有的裝備徒步上山。

時值正午,烈日炎炎,丁樂掏出手機發現信號只有弱弱的一格,這一上山或許就沒有信號了。

剛撥通家裏的電話,話筒那頭就傳來了母親的埋怨聲,“都那麼大人了,一個個還不讓人省心,一大早屋裏就沒人了,午飯做好了,正準備給你們打電話呢。”

“媽,不用打了,丁鐺和我一塊呢,我們來萬山爬山了,明天晚上就回去了,不用擔心。”

“跑那麼遠也不跟爸媽說一聲,還是那麼淘,一定照顧好丁鐺呀,有什麼差錯回來我饒不了你!”母親的聲音有些焦急。

“就知道妹妹重要,偏心,好了,你放心吧,我會看好她的。”

丁樂掛了電話,那邊潛龍和綠茶已經把各自的野營爐竈支起來燒上水了。丁鐺正在蹲潛龍身邊看他做番茄雞蛋麪呢,丁樂是個懶人,火也不支掏出一塊方便麪幹啃起來。心裏在想,有潛龍這小子在,自己不知道省多少心了,不過還是要看緊點,別便宜了這小子。

吃完午飯,大家各自收拾裝備準備出發。丁樂把所有的垃圾收集到一起,裝進塑料袋裏,放到車上,他一直堅持着驢子“除了腳印,什麼都不留下”的環保原則。

潛龍還在車前搗鼓什麼,近前一看,這小子把汽車電瓶給拆了,丁樂笑了,還是誰的車誰操心呀,他是怕過路的把車給順走了。

“龍哥,你這是準備把電瓶給背上去呀,強驢就是任性。”丁樂打趣道。

汽車電瓶誰搬過誰知道,裏面都是鉛板,不是一般的重。“你當哥傻呀,哥只是換個地方埋起來。”這小子,還真不傻。

潛龍四處望望,這河灘的石頭下藏個電瓶還是沒問題的,於是找了塊乾枯的河牀開始搬石頭,丁樂和鐵君也過來幫忙。搬走了表面上的幾塊石頭,試了一下不夠深,也不夠平整,又繼續把下面的石頭掏出來,露出了河牀,河牀十分的平整乾燥,拂去上面的沙粒,下面像是水泥般堅硬。

潛龍拿出隨車工兵鎬敲了一下,只露出一個白印。“真TM硬,要是給我一輛推土機把這些石頭推走,我能順着河谷把車開上去,也不用爬那麼辛苦了。”潛龍邊嘟囔邊把用塑料布包好的電瓶放進去。蓋上石頭,用記號筆在最上面的石頭上畫了一個三角符號。

上山前,潛龍安排了一個簡單的隊形,潛龍走在最前面探路,後面是綠茶和鐵君,然後是丁鐺,丁樂在最後負責收隊。出發前潛龍遞給丁樂一臺手持對講機,方便前後聯絡。

五個人開始頂着驕陽,順着山間小徑向上走去。小路開始時順着河谷的,走上幾百米便峯迴路轉,與河谷分開繞着拇指峯向上攀升,鐵掌山上枝繁葉茂,鬱鬱蔥蔥,小路淹沒在綠色的海洋中。

茂密的枝葉雖遮蔽了炎炎烈日,卻也讓穿行其間的人感覺密不透風,悶熱難耐。登山過程中攀升是最消耗體力的,不一會幾個人便揮汗如雨。缺乏鍛鍊的丁鐺更是香汗淋漓,嬌喘吁吁,看到稍微平整一點的石頭便會一屁股蹲在上面賴着不走,直到丁樂折了一根樹枝當棍子,不斷驅趕纔不情願地站起身來向前挪行。

潛龍和鐵君的體力都相當不錯,保持着勻速前進,綠茶也是老驢了,不緊不慢地在他們後面跟着,只有丁樂兄妹被甩在後面。

看到前面沒人了,丁鐺停下腳步說:“丁樂,等我一會,我去邊上一下。”

丁樂不耐煩地說:“就你事兒多,才走多遠呀,飲料就喝了兩瓶了,不急纔怪。”

丁鐺白了丁樂一眼,向旁邊的灌木叢走去。丁樂轉過身去,摘下遮陽帽當扇子,剛扇了兩下,就聽到灌木叢中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是丁鐺!丁樂轉過身,三步並作兩步向灌木叢飛去。

此刻的丁鐺正拽着褲子蹲在地上與兩米外一條擀麪杖粗青綠色的蛇奇怪的對峙着,那條青蛇顯然也被突然闖進它領地的不速之客嚇了一跳,昂首挺胸吐着血紅的信子時刻準備攻擊。

野外經驗豐富的的丁樂知道這是一條普通的無毒草蛇,便抄起手中的樹枝一個箭步跨到跟前挑起青蛇用力甩到了山溝裏。

“大小姐,還要繼續嗎?”丁樂望着丁鐺沒好氣的問。

“不……不……用了,嚇……回去了。”丁鐺的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

看到丁鐺花容失色的樣子,丁樂有點心疼了,說:“放心吧,那是一條草蛇,沒毒的,又不會吃了你。倒是你闖到人家地盤裏嚇到人家了,知道不?”

丁鐺心有餘悸,雙手合十,對着山溝作了兩個揖,嘴裏還唸叨着“對不起”。

這時,對講機裏傳來潛龍關切的聲音,“怎麼了?丁鐺沒事吧?”

“沒事龍哥,一條草蛇。”丁樂答道,看來丁鐺的高音穿透力真不是蓋的。

“抓回來燉湯喝呀,最治驚嚇了。”聽到沒事潛龍開起了玩笑。“繼續前進!”

小路忽而鑽進密林,忽而緊鄰崖壁,好在路上有幾個不大的山洞,可以進去涼快會,如果遇到下雨便是避雨的好地方。由於丁鐺磨磨蹭蹭,幾個人走走停停,本來五十分鐘的路,兩個小時過去了依舊覺得遙遙無期。

“快到了,大家加把勁哦!”走在最前面的潛龍提示大家。聽到這個消息丁鐺不知哪來的力氣,超過鐵君和綠茶,和潛龍走在一起。潛龍指着前方不遠處一間房子的大小的平地說:“看到那裏和別的地方有什麼不一樣嗎?”

“看到了,那上面長得好像不是樹,是竹子,快乾死了,都變黃了。”丁鐺也發現了那裏和周圍的植被顏色有點不同。

“天使妹妹,那是玉米好不?真是不食人間煙火呀。”潛龍被丁鐺的回答逗樂了。

農作物的出現,說明離有人居住的地方已經很近了。果不其然,轉過一個彎小路便開始下坡,遠遠望去可以看到小路盡頭有十多間灰色的石頭房子,錯落有致地坐落在山間一塊凹地的斜坡上,凹地的低窪處有一條小溪穿村而過。

村落的周圍零七八落地散佈着幾塊難得的土地,巴掌大的地方都種上了玉米。全村的地集中到一塊也不過十多畝,半畝地這個地名或許是對這裏耕地稀少的一種誇張吧。村莊的出現像是給幾個人打了興奮劑,紛紛加快步伐,順坡而下。

太陽這會兒也不知躲哪去了,剛纔還清晰可見的村莊此時竟籠罩了一層薄薄的青紗。放眼望去四周鬱鬱蔥蔥的山坡上白色的霧氣正在蒸騰着,翻滾着,天空也變得陰沉低垂,溼漉漉的空氣幾乎能擰出水來。霧氣中的小水珠在空中飄浮、碰撞、結合,似乎已不能承受自身之重,搖搖欲墜。

“要下雨了,有雨具的趕快穿戴起來,注意保護好裝備。”山裏的天氣就像小孩的臉說變就變,潛龍的話音剛落,豆大的雨點就劈頭蓋臉都向他們砸來。

隊伍頓時陷入一片混亂,各自卸下揹包尋找能遮雨的東西,綠茶和鐵君對本地的天氣足夠了解,準備也比較充分,很快套上了雨衣和揹包罩,潛龍知道丁鐺要來就多帶了一套一次性雨衣幫丁鐺穿上。

丁樂則是一貫的懶,從包內扯出一大張薄膜桌布,在中間揪了個孔,頭鑽過去,套在身上,寬大的桌布連揹包都蓋了起來,懶人的智商永遠不可小覷。

好在小路都是石徑,雖溼,但並不滑,幾個人頂着雨一路小跑很快便到了村口。

雨越下越大,“嘩嘩”的雨聲掩蓋了一切聲音,灰暗的村莊裏似乎沒有一絲生機。村頭是一個破落的院子,石塊堆砌的牆頭倒塌了大半,院子裏的荒草有半米高,院門斜靠在牆頭上已經腐爛,三間石屋矗立在那裏,屋門搖搖欲墜一碰就會掉的樣子。

潛龍試着推了一下,房門竟自己開了,探身進去一股黴餿味,確認安全後他擺了擺手,後面幾個人魚貫而入。丁樂脫掉貼在身上的桌布,放下揹包,四處打量了一下,三間石屋東邊的一間屋頂已經坍塌,雨水灌進屋內,順着房門淌出去,正房和西間還算完好,特別是西間地面還是乾燥的。

正房內對着房門擺放着一張供桌,兩側有兩把破舊的木椅。西間內還有一張破舊的木牀鋪着草蓆,角落裏還堆着一堆乾柴。

這倒是個落腳的好地方,起碼不用再受風雨之苦,丁樂心裏暗想。他和潛龍想到一塊了,有這個能遮風避雨的地方不知要好過在野外冒雨紮營多少倍了。大家的衣服已經被汗水還有雨水浸透了,雖是夏天但山中格外溼冷,不小心就會感冒,把衣服烤乾是當務之急。

丁樂抱起一捆乾柴支在正堂,掏出ZIPPO火機點燃,篝火不一會便熊熊燃燒起來。衆人圍坐在篝火旁,火光映亮了每個人的臉龐,驅走了寒冷,潮溼的衣服開始升騰起輕煙,變得逐漸乾爽起來。丁鐺拿手機不停地對着篝火拍照,想發到空間裏炫耀一番,卻發現這個鬼地方竟然一絲信號都沒有。

丁樂擡手看了看胳膊上的表,已是下午四點,他們的時間不多,不容在這裏等下去,首先要找到那個撿到鋼盔叫藥蛋的孩子。潛龍主動要求留下看守營地和篝火,丁鐺也想留下被丁樂否決了,四個人帶上雨具離開院子向村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