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八一三(八一三)

071的各個部門都按照姚聞遠的部署投入到緊張的訓練和備戰中。每天的早操警衛連身後出現了一支歪歪扭扭、狼狽不堪的隊伍,爲首的正是氣喘吁吁邊跑邊罵娘的憲兵隊長韋昌富。

警衛連要組織巡邏隊,金鐵吾從步兵連長康平那裏借來了屁猴和樹根兩個人,雖然康平一臉的不樂意,可礙於姚聞遠的命令也不好發作。最開心的就是屁猴和樹根了,警衛連是他們向往已久的地方,金鐵吾和嶽明倫是他倆的偶像。巡邏隊不定期由通風口外出進行便裝巡邏,負責發現和搜尋可疑人物,進行外圍警戒,由老兵油子孫菸袋帶着趙興邦及屁猴和樹根四人組成。

1937年7月17日,蔣.介石長發表著名的“廬山談話”,指出“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

7月28日,日軍猛攻北平南苑,守軍將領第29軍副軍長佟麟閣將軍和第132師師長趙登禹將軍先後壯烈殉國。次日北平失陷。

7月30日,天津淪陷,日軍侵佔大沽。

7月31日,蔣.介石發表《告抗戰全軍將士書》。

8月1日傍晚,外出巡邏的孫菸袋等人向金鐵吾彙報山下的道路上客商減少,陌生人增多,有幾個採藥裝扮的還上山查看,但從不採藥。問要不要抓一個回來看看,金鐵吾怕打草驚蛇,命令密切注視,但不要動手,等嶽明倫向督察室虞主任彙報後再做定奪。

東六號,督察室門前,憲兵看到嶽明倫上尉急匆匆走過來,也不再敬禮和通報,只是微笑點頭致意,嶽明倫已經是這裏的常客了。推開主任室的門,虞美玲正在看手中的一份電報,看到嶽明倫進來起身說道:“我正要去找你呢,你倒先來了。”

“美玲,我們的巡邏隊在山下發現幾個可疑的人,有可能是日諜,要不要抓?”嶽明倫對虞美玲的稱呼從押送黃金回來後就變了。

“不要輕舉妄動,一動還有可能暴露我們的位置。我讓軍統海城站的人在鐵鎖關附近的山上整出點動靜,把他們的注意力引過去就是了。對了,明倫,071剛收到一份命令,讓我們對祕密潛伏到海城市郊的87師、88師和36師進行祕密補給,你的老部隊來了哦。”虞美玲的話印證了嶽明倫的判斷,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至於作爲****最精銳的三個德械師爲何同時迅速出現在尚未開戰的海城市郊?這裏有必要交代一下,可能你會看到一段與教科書並不完全相同的歷史。

盧溝橋事變爆發後,日軍憑藉強大火力和機械化優勢在華北戰場勢如破竹,先後攻陷北平、天津,威逼山西太原。蔣.介石極爲擔心日軍迅速沿平漢線南下攻佔武漢,切斷國民政府既定的遷往大西南堅持長期抗戰的撤退路線。

爲迫使日軍改變自北向南的進攻計劃,改爲自東向西進攻,以獲取更大的戰略縱深;再者華東地區交通方便,利於後勤補給,且有大量中央軍駐守,在海城開戰既可擴大國際影響,使國際輿論同情中國,又可展現蔣積極抗戰並不是爲了排除異己消耗地方軍閥,因此蔣有心集中優勢兵力在海城與日軍進行一次戰略決戰。

但礙於1932年中日雙方簽訂的《淞滬停戰協定》,中國在海城僅有兩個保安團和一個機場警備連的兵力,並沒有正規軍駐守,兵力薄弱,而日軍則駐有三千名海軍陸戰隊員。

爲保持兵力優勢,京滬警備司令部司令張治中將軍麾下的三個德械師87師、88師、36師接到命令,祕密開進至海城市郊,後又增加一個補充旅,成功上演了一出“瞞天過海”。

當晚,071倉庫裏燈火通明,軍工們忙碌着把一箱箱炮彈、子彈、藥品還有汽油按照所需清單,裝滿十多輛卡車,在警衛連的押送下,駛往海城市郊。車上金鐵吾抑制不住即將戰友重逢的激動與喜悅,不斷催促司機加快速度。

88師駐紮在海城市郊的一個小鎮上,爲防止日軍飛機偵查,所有的車輛和大炮都蓋上稻草進行僞裝,外出的人員全部便裝。前來迎接金鐵吾的是88師軍需處的徐處長,兩人是老熟人了,見面格外親熱,由於出發倉促,彈藥攜帶不足,他特別感謝了金鐵吾的雪中送炭。金鐵吾問及孫元良師長,被告知去南京開會了。

“聽說我們的炮彈來了,這下不用發愁了。”兩人正敘舊時,一個魁梧的中校帶着一個戴眼鏡文質彬彬的中尉走了過來。

“嗨!老金!真的是你呀,剛纔聽哨兵說你回來了,我還不相信呢。怎麼半年不見成小白臉了?呵呵。”中校衝着金鐵吾的胸口就是一拳。

“王營長,我這是在老鼠洞裏捂的了。兄弟可是想死你了,剛纔還問你,徐處長說不用去找你,你聞見炮彈的味就會順着找來的,果然沒說錯。”此人是88師師屬炮兵營的王營長,與金鐵吾也是故交。

“這次我餵飽你,又給你帶來了兩個基數的炮彈,加上你們自帶的一個基數,夠用了吧?”金鐵吾接着說。

“差不多夠小鬼子喝一壺的了。既然來了,你小子就別走了,咱一起給小鬼子點厲害看看,把什麼海軍陸戰隊都趕到海里喂王八去!”王營長開心地說道。

“我倒是不想走,在這兒和弟兄們一起殺鬼子多痛快,可也是身不由己呀。”金鐵吾一臉無奈,悻悻地答道。

“對了,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遠房表弟傅中華,黃埔炮科畢業的,去德國學習剛回來,也是你的小師弟,在師部做炮兵參謀。”

王營長把身邊戴眼鏡文質彬彬的中尉拽到金鐵吾面前,指着金鐵吾說:“這就是我常給你說的金鐵吾,金連長,一二八抗戰的英雄,88師的精英,也是你的學長。”

傅中華立正敬了一個軍禮,“學長好!”。金鐵吾看着這個文弱書生,覺得他不應該屬於即將硝煙彌漫的戰場,應該在大學課堂裏唸書,“你是黃埔幾期?”

“報告學長,我是十二期炮兵科的。”傅中華答道。“能分到88師是你的榮幸,這裏有****最好的大炮,你在學校學的再好,也只有經過戰爭的檢驗才能成熟,如今也正是證明你的機會。”金鐵吾點點頭像模像樣地說。

“謝謝學長教誨,我會珍惜這次機會的。”傅中華又敬了一個禮。“走,這大半年沒見了,咱弟兄們整兩盅去。”王營長趴在金鐵吾耳邊小聲說。

“你又偷偷帶酒來了吧?我是沒有口福嘍,回去還要再拉一趟給36師呢。”金鐵吾惋惜地搖了搖頭。

此後幾夜整個071都沒閒着,有序地對潛伏在海城市郊的87師、88師、36師和補充旅進行了按需補給,所有的部隊彈藥充足、士氣高昂。

8月初,海城市郊潛伏部隊組織連以上軍官着便衣分批進入海城市區進行偵察,日軍有所察覺,也不時派出人員到中方防區刺探。

8月9日,補充旅一個精銳營更換保安團制服攜帶武器祕密進入虹橋機場,協助機場警備連進行機場守衛。日軍發現機場守衛突然加強,懷疑有正規軍潛入機場,便派出大山勇夫中尉和士兵齊藤要藏駕車進入虹橋機場要求察看,兩人因態度蠻橫被守衛機場的中國士兵開槍擊斃,這就是淞滬大戰的導火索“虹橋機場事件”。

事件發生後,爲避免擴大事端,機場守衛從海城監獄提出一名叫時景晢的死囚換上機場憲兵的軍裝槍斃在機場門口。報稱日軍打死我機場憲兵後,我方自衛還擊才擊斃兩名日軍。但沒想到弄巧成拙,死囚屍體上的槍傷爲駁殼槍所致,但兩名日軍佩戴的都是勃朗寧手槍,被日軍法醫驗屍時識破。日軍勃然大怒,派出駐佐世保的海軍第二艦隊抵滬增援,大戰一觸即發。

8月11日晚9點,潛伏部隊接到進城命令。三個精銳德械師又一旅連夜迅速進入海城市區,構築工事,設置路障。

8月12日凌晨,海城市民們發現每個街口都有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中國士兵在把守。中國正規軍自1932年五年來第一次出現在海城街頭,看到自己國家的軍隊,海城市民無不歡聲雀躍。

8月13日,兩軍前哨部隊搶佔有利地形時在八字橋遭遇,一名叫易讓的中央軍營長向日軍射出了第一槍,淞滬大戰正式爆發。

最初三千名日軍海軍陸戰隊面對中央軍近五個師的主動進攻,措不及手,苦苦支撐,連住在海城的日本僑民都發放了武器進行抵抗。但在艦炮和飛機強大火力的支援下,逐漸站穩了腳跟,隨着增援部隊的抵達,雙方進入相持狀態。

海城,這個遠東最大的城市在炮火硝煙中痛苦呻吟……

軍需署直屬071祕密倉庫此時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堆積如山的炮彈、子彈和藥品一車車被源源不斷送往前線,爲前方的戰鬥輸送新的血液。

傍晚,六輛滿載物資的卡車在海城的街道上穿行,此行的任務是爲炮兵386團運送75mm山炮炮彈。金鐵吾的吉普車作爲引導車走在第一輛,五輛卡車緊隨其後,四輛裝運炮彈,最後一輛是警衛連的後衛車。

“進入敵艦炮炮擊區,注意拉開距離,快速通過!”金鐵吾看到四周的殘垣斷壁和燻黑的牆,還有巨大的彈坑,便大聲提醒後車注意。這都是日軍300毫米大口徑艦炮轟擊後留下的痕跡,由於日軍艦炮射程較遠,我軍一線陣地幾乎全部在其射程之內,只有被動挨打,卻毫無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