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心頭之謎

每天早上醒來,丁樂第一件事便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飛向洗手間,這是多年養成的毛病,今天也不例外。

從洗手間回來,推開房門進屋的第一眼就讓丁樂心頭猛地一顫,鋼盔上那個幽黑的彈孔正瞪着自己,明明昨晚睡前是正着放的。走到跟前才發現是錯覺,或許是昨晚自己想得太多了。

洗把臉,迫不及待打開電腦,進入軍品貼吧,查看自己昨晚發的帖子。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發的帖子不但沒有淹死,還排在了首位,瀏覽276,回覆38,這已是自己在軍品貼吧混跡多年的最好成績了。

最讓他欣慰的是並沒有軍迷對他淘到的寶貝鋼盔產生質疑,都說他撿到漏了,甚至有幾個要出價購買的,最高的一位出到兩千,這可讓丁樂心裏樂開了花,對自己的眼力充滿了自信。

但也有幾個潑冷水的:

“萬山縣自1919年江海大橋通車後就再也沒有過駐軍了,無論日軍、果軍、還是解放軍都沒有駐紮過,也沒有發生過上規模有記錄的戰鬥,樓豬還是先學學歷史再來吧。”

“樓主這是腦袋被驢踢了。”

“沒事,再用門夾一下就會恢復記憶的。”

更有甚者說兩個果軍傘兵在飛機上幹仗,鋼盔在萬山上空被打掉了,才被樓豬撿個漏。

丁樂徹底被搞暈了,臉色變得赤紅,自小到大也沒受過這樣的侮辱呀,難道是中年攤主騙了我?應該不會,隨口糊弄的地名沒那麼清楚的。

再往下看有一個IP爲萬山本地的網友“鐵君”回覆的比較詳細,他在論壇的軍銜已經是上校,應該是論壇老人了。

回覆中說:

據查,自1919年江海鐵路公路大橋通車後,江海兩市間變爲直達,距離縮短160公里,且都爲高等級公路和鐵路複線,已無需繞行萬山,萬山兵家必爭之地的地位一落千丈。

古道山路崎嶇,只能通過輕步兵,不利於機械化部隊的展開和行進。因此整個抗日戰爭期間均無果軍或日軍駐紮的記錄,只有一個僞警察中隊駐守縣城維持治安。

日軍海城會戰檢討錄中曾提到1937年11月初,海城市失守後,日軍森山師團平川騎兵聯隊1200餘人自海城出發企圖繞行萬山攻擊江城側翼。但在萬山縣廟寺鎮附近因補給困難而停留一週,至1937年11月28日江城失守,該聯隊未進行任何戰鬥便撤回海城,隨後再也沒有該騎兵聯隊的任何記錄。

據縣史記載,直至抗戰勝利,萬山縣境內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戰鬥,只有新四軍游擊隊,地方武裝(土匪)曾與路過的小股日軍發生過零星戰鬥,戰況不詳。

此早期型號的M35鋼盔只裝備給中央軍德械師、教導總隊與少數嫡系部隊,但未有上述部隊在萬山出現的記錄,所以此鋼盔來源存疑。

當“廟寺鎮”三個字映入眼簾時,丁樂的心頭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直覺告訴他那裏一定發生過什麼。

一支完整的日軍騎兵聯隊,一千二百多號人,七百多匹戰馬,剛出發一百多公里,怎麼會出現補給困難?僅其本身攜行的糧草也足以支撐到江城城下。

戰事激烈,一支戰鬥力和機動能力超強的騎兵聯隊怎麼會在一個小鎮以並不符合邏輯的理由停留一週,不搶戰功,也不去江城找森山師團歸建,而是無功而返折回海城?這些疑惑在丁樂心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眼睛盯着電腦屏幕,丁樂心中卻在暗想一定要親自到那裏去看看或許才能解開心中的疑惑。那頂M35鋼盔下的主人,那個一擊致命的彈孔,絕非偶然一定是有故事的。他要找到真相,讓那些嘲笑自己,嘲笑抗日果軍的噴子們閉嘴,爲那些默默犧牲的勇士正名。

“鐵君”對萬山的抗戰史瞭解得如此透徹,一定能幫到自己,相信同樣作爲一個軍迷,他也一定會對自己的疑惑頗感興趣。

丁樂一向是一個說幹就幹,執行力超強的人,他把心中的疑惑及鋼盔彈孔照片和自己的推測簡單寫了一個郵件發給了“鐵君”,並留下了自己的手機和QQ號碼。

要去山上尋找線索一定要有一個有着豐富戶外經驗的同伴才行,潛龍自然是不二的人選。

潛龍比丁樂大兩歲,是江城龍翔戶外俱樂部的領隊,退伍後等待安排工作無所事事的丁樂就是跟着潛龍鑽了幾次山才熱愛上戶外驢行的。一起跋山涉水,朝夕相處,讓兩人成了鐵哥們。

走遍名山大川的潛龍最近又戀上了“探洞”,探洞這項在國外已經興起多年的極限運動對大多數國人來說還是陌生的。幽深的洞穴,陌生的環境,無盡的黑暗和喪失方向感所帶來的恐懼會讓你的腎上腺素急速攀升。它的魅力就在於你永遠不知道你下一步會看到什麼,發現什麼,遇到什麼。能滿足你無限的想象,不斷探索的慾望。

和所有的探險活動一樣,一出洞口,重見天日之時,新隊員們會明顯分爲兩個極端。一種是打死也不再探洞了,一種是瘋狂地愛上這項運動。潛龍就是偶然隨北京的幾個探洞愛好者一起去萬山探過一次洞,僅僅一次就無可救藥了。

潛龍購置了全套的探洞裝備,多次隨隊探洞,丁樂也是潛龍發展的隊員之一。雖然丁樂每次爬出洞口都大喊着打死也不再來了,可每次只要聽到潛龍的召喚還是身不由己,屁顛屁顛地跟在潛龍的屁股後面去鑽山洞。

這次丁樂準備換個方式,主動召喚潛龍,畢竟進山的時候有這頭“老驢”相伴,心裏會踏實許多。

“龍哥,明天是週六,一起去萬山吧。”丁樂掏出手機編了個信息,試探性地發了出去。

只有八秒鐘,潛龍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主動找我你這是還頭一次呀,就說你會上癮的。”潛龍看上去對自己的影響力還有探洞的魅力很是自信。

“龍哥,來我家一趟吧,我給你看樣東西。”丁樂第一次和龍哥說話那麼凝重,相信潛龍也感覺到了。

二十五分鐘後,潛龍就出現在了丁樂面前,還不算路上堵車的十分鐘。

丁樂拿出昨晚淘到的鋼盔,介紹了撿漏的過程,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懇請潛龍和自己一起去萬山一探究竟。

這一切同樣勾起了潛龍強烈的好奇心。“成,你準備一下,明天早上六點我來接你!”,臨走前潛龍撂下了丁樂最想聽到的一句話。

下午,鐵君的電話也打來了,他表示很感興趣也很樂意與丁樂一起探尋真相,正好是週末不用上班便兩人相約明天上午在萬山橋頭加油站見面。

傍晚,丁樂特意又一次來到江岸邊的跳蚤市場,想再找到中年攤主多瞭解一些有關鋼盔的線索。讓人失望的是從頭到尾找了三遍,那個幾乎每次都來的中年攤主並沒有出現,丁樂只好帶着遺憾悻悻而歸。

與以往每次出行前一樣,丁樂到附近的家樂福超市補充了水、高熱食品和電池等必需品,偷偷溜回家。

夏季的黎明總是在熟睡中悄然而至,五點多天已大亮,初醒的江城在絢麗的朝霞下變得鎏金溢彩。

丁樂難得起的這麼早,從洗手間回來就開始爲今天的萬山之行收拾裝備。探洞服、頭燈、登山鞋、8字環、靜力繩、上升器、數碼相機、食品等等幾乎裝滿了65升的登山包。外面還捆着帳篷睡袋,又帶了一把戰友送的鋒利藏刀。

但他總覺得還是少點什麼。對!那頂頭盔,一切皆因它而起,它才應該是真正的主角。

丁樂取下書架上的那頂M35鋼盔用絨布袋包好,小心翼翼塞進了登山包裏。

一切收拾停當,還有點時間,丁樂悠閒地歪在牀上等潛龍的電話,不時地掏出手機看看。

房門突然被推開,伸進一張依然睡意朦朧的臉,穿着睡衣,上面頂着一個雞窩頭。

“丁樂!老實交代,又去哪瘋去?”起牀去洗手間的丁鐺發現丁樂的門是虛掩的,一把推開房門伸頭調皮地問道。

“噓,去萬山玩玩,明天就回來,千萬別告訴爸媽呀。”丁樂豎起手指放在嘴上,示意丁鐺輕言輕語。

“我也要去!這個暑假哪也沒去過呢,在家快憋死了,想起來還真有點對不起自己。”丁鐺嘿嘿笑着說,她在江城醫科大學讀大二,未來的白衣天使。

“你瞎湊什麼熱鬧,睡覺去!”丁樂起身試圖推開妹妹掩上房門。

丁鐺杏眼一瞪,聲音開始飆高:“第一天認識我呀?愛湊熱鬧又不是第一次了。不讓我去是不?我這就去喊爸媽起來,看你走得掉不!”說着一伸脖子,就要扯開嗓子喊。

丁樂上前一把拽住丁鐺的胳膊,“姑奶奶,你贏了!”,其實在這個妹妹面前自己似乎從來沒贏過。

“給你十分鐘時間,收拾東西。”說完,扔給丁樂一個橘黃色衝鋒包。

“這就對了,請個隨隊醫生要多少銀子知道不?不收費就夠你們的了,哼!”丁鐺得了便宜還賣乖,調皮地擠了下眼,輕盈的一轉身收拾東西去了。

丁樂無奈的回到牀邊,撥通了潛龍的電話:“情況有變,我家丁鐺也要跟去。”

“兄弟,知道進山帶個女人有多麻煩不?”潛龍嚴正地提醒道。

“知道,但正好被她撞上,不帶她我就走不掉,今天的計劃就泡湯了。”丁樂的口氣很是無奈。

“好在我還沒下樓,我多帶一套裝備就是了,二十分鐘後見。”潛龍也知道丁鐺不是好惹的,便不再多說什麼。

不一會兒,丁鐺一蹦一跳地出現在面前,讓丁樂眼前一亮。

粉色T恤,藍色牛仔褲,白色徒步鞋,紮了一條馬尾辮,如出水芙蓉般清純,全身都洋溢着青春的味道。丁鐺繼承了父親瘦高的身材,母親精緻的五官和細膩的皮膚,十九歲的她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看到丁樂呆呆的樣子,丁鐺樂彎了腰,“呵呵,怎麼樣,不丟你的人吧?”

“衛生巾多帶點,我忘了買了。”丁樂說了一句似乎不着邊際的話。

“你能有什麼用呀?真有意思。不過我是多帶了點,有備無患嘛。”聽到丁樂忘記買衛生巾,丁鐺笑的肚子都疼了。

這時,丁樂手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潛龍,看來他已經到樓下了。

丁樂朝丁鐺揮了揮手,兩人背起揹包,輕輕打開房門,彎着腰躡手躡腳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