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初領任務

警衛連接管警戒任務已經三天了,金鐵吾和嶽明倫每個細節,每件事都親力親爲,查漏補缺,爭取做到萬無一失。

他們發現主隧洞內的機槍工事設置不合理,反應遲鈍,影響射界,便用沙袋在工事外壘了一個弧形延伸,並把機槍固定在沙袋牆後,這樣就能最大限度地發揮火力,降低交叉射擊時跳彈誤傷的概率。

讓通訊兵定期更換大門開啓密碼本,口令從二十四節氣中隨機挑選,比步兵連十二生肖來回輪換保密性不知上升了多少倍。

這天下午,金鐵吾正和嶽明倫在連部商討警衛連的訓練計劃,因爲場地的問題這幾天除了出操,其他的訓練都擱下了,在88師金鐵吾連的訓練標準是全師標準最高,也是強度最大的。

嶽明倫建議在轉運場的邊沿設置五十米障礙跑設施,方便士兵跳躍和攀登訓練,還要利用室內射擊場進行精確射擊訓練,金鐵吾答應見了姚主任就會彙報。

這時,桌子上的電話鈴響了,一個綿軟的女聲傳來:“警衛連嗎?我是主任祕書小韓。”得到金鐵吾肯定的答覆後又說:“金連長,主任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

“我知道了,這就去。”金鐵吾撂下電話對嶽明倫擠了一下眼,“機會來了,我去姚主任那兒一趟,你去查查崗吧。”

“是!”嶽明倫轉身笑着走了出去。

金鐵吾報告後,走進位於東五號二樓的主任辦公室,軍械科長潘萬年和運輸連長齊德勝已經在等了。

姚聞遠示意三人坐下,讓祕書小韓給三位沏茶。“剛纔通訊隊送來通知,一批從德國裝船運來的裝備到達海城港,上級命令我倉庫負責接收。德國和日本關係越來越曖昧,德國已經終止了與我方的軍貿合同,這可能就是最後一批來自德國的裝備了。目前,共黨的游擊隊和日諜都很活躍,你們一定要確保這批裝備安全入庫。”姚聞遠拿着一張電報紙說。

潘萬年向上推了推眼鏡,接着說:“這批裝備總共有八十多噸,種類複雜,價格昂貴,很多都是德軍現役正在使用的先進裝備,運輸時一定要小心,都是寶貝磕碰不得呀。爲了謹慎起見,我將帶人和你們一起去接收。”

“八十多噸?我們目前沒有這個能力一次運完,我們輸送連只有十二輛卡車,一次最多有60噸的運力。這是山路,超載的話爬上不來山的。”運輸連長齊德勝攤開雙手無奈地說。

運輸任務如果分爲兩次的話,那麼安全風險和暴露風險都會成倍增加。“你們警衛連來的時候不是帶的有車嗎?”姚聞遠突然想起來這件事了。

“是的,我們來的時候帶來兩輛吉普和四輛卡車,他們是師部直屬汽車隊的,臨時配屬給我們使用的,可是目前權屬關係還不太明確,幾個司機鬧着要走呢。”這幾輛車是金鐵吾眼裏的寶貝,精貴的很,一直不捨得放。

“那就好辦了,我給軍需署打報告撥給88師六輛卡車兩輛吉普,你們的車就留下吧。這次和運輸連一起出任務。”姚聞遠胸有成竹地說。解決幾輛車對軍委會軍需署來說還不算困難。

“這樣就有十六輛卡車了,多裝一點,勉強能運完。”齊德勝心裏放心了很多。

“今夜十二點準時出發,到海城吳淞港六號碼頭接貨。”姚聞遠從沙發上站起來說。”

“是!”三人齊聲應道。

“你們去準備吧,車輛一定要檢修好,別在路上出了毛病。金連長留下。”姚聞遠又叮囑了一句。

等潘萬年和齊德勝退出辦公室,姚聞遠起身關上房門,對金鐵吾說:“金連長,這是你們警衛連第一次出押運任務,一定要小心謹慎。潘科長負責業務,你負責安全,如果遇到襲擊,寧可戰死也不能丟棄物資。有暴露的風險時,如何選擇線路和時機由你定奪。有膽敢擅自脫離車隊者無論職務軍銜大小,你都有權當場擊斃。”姚聞遠的這番條理清晰、分配得當的話讓金鐵吾刮目相看,看來軍需署長俞飛鵬讓肥胖禿頂、看似窩囊的姚聞遠當這個071的主任一定有他的道理。

“主任,我還有點小事要向你彙報。”金鐵吾的聲音不由多了一分恭敬。

“說。”

“警衛連需要在轉運場建一個五十米障礙跑的設施,用來訓練體能和技能,還需要借用室內射擊場來訓練精確射擊。”金鐵吾提出了嶽明倫的建議。

“這個好辦,你去告訴總務科一聲讓他們建,就說我已經批了。至於室內射擊場你們隨時都可以用,彈藥不夠找潘萬年申領,用多少補多少。”姚聞遠答應的很乾脆,讓金鐵吾驚喜之餘也有些意外。

走出主任辦公室,金鐵吾順便來到總務科,總務科科長馮必贏正在辦公桌上看報表,桌子上擺着一個和姚聞遠同樣的紫砂壺。

“報告!”金鐵吾禮貌地喊了一聲。

“哎呀,金連長,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氣嘛,還喊報告。以後不要這樣了,快進來坐。”尖嘴猴腮的馮必贏擡頭看見金鐵吾起身客氣地讓道。

“長官,我們連需要修建一個五十米的障礙跑設施,剛纔姚主任已經批准了,回頭我把報告給你補上。”金鐵吾面對這陌生的熱情有些不太習慣。

馮必贏笑着說:“以後都是在一個鍋裏耍勺子,不要叫什麼長官不長官的,我比你虛長几歲,你叫老兄就行。”看着金鐵吾似乎不太樂意,又改口道:“你要是不習慣,叫我一聲馮科長也行。障礙場的事明天就開始建,回頭你補個報告給我就行了。對了,你們晚上是不是要出任務?”馮必贏接着貌似順便問了一句。

金鐵吾知道保密紀律,抿嘴笑了一下沒有開口。“你呀,對我還保密,在我眼裏071就沒有祕密。”的確作爲071的大總管,馮必贏知道的遠比金鐵吾想到的多。

馮必贏拿起桌上的電話接通了姚聞遠:“主任,我是老馮呀。咱們的雞蛋和青菜都快用完了,你看是不是讓採購車順便跟着出去一趟呀?”

“嗯,好吧,你讓採購車跟着去吧,不過要聽金鐵吾的安排,你和金連長結合一下。”

“金連長就在我這說障礙場的事呢。”

“哦,障礙場的事我知道,爲了提高士兵的戰鬥力嘛,理應支持的。採購車的事兒,你告訴金連長一聲就行了,就說我說的。”

兩人的通話,金鐵吾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心中暗想這個馮必贏和姚聞遠的關係必定非同一般。

“聽到了吧,老弟,晚上讓我們的採購車跟你們一起去,不然過幾天我們就沒有菜和蛋,只有吃鹹菜的份了。”馮必贏滿臉得意地說。

“讓採購車十二點前檢修好到轉運場集合,另外還要謝謝馮科長對基層士兵的關心。”金鐵吾覺得既然如此,免得給採購車再開一次山門,也省點麻煩。

“哪裏,哪裏,老弟愛兵如子實在是讓哥哥我欽佩呀,以後有什麼需要老弟儘管直接來找我,只要我能給辦的絕不含糊。”馮必贏滿臉堆笑。

金鐵吾走後,嶽明倫到警衛連的各個哨卡進行檢查。剛從主洞口回來,準備去通風口再看看,走到東四號的門口時,一名上士從後面叫住了他,先敬了個禮,“嶽連副,我是憲兵隊的,督查室的虞主任請你過去一趟,她有些事要和你談。”

“哦,我知道了,這就過去。”嶽明倫回了一個敬禮說道。憲兵轉身走遠,沒有人注意到嶽明倫眼裏一掠而過的遲疑。

督查室在東四號二樓辦公,只有五個人的督查室卻佔據了整個二樓。督查室和憲兵隊都行使督查之職,憲兵司令部和軍委會的特務組本就相互利用,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聯,所以督查室人手不夠時總會拿憲兵隊的人來用。

憲兵隊長韋昌富本就想攀上高枝,以便高升,更何況掌管督查室的是冷美人虞美玲,對於這個冷豔美女韋昌富也早就垂涎三尺,朝思暮想有朝一日能一親芳澤,對於虞美玲的話韋昌富也是當成聖旨來聽的。

嶽明倫走到督查室主任辦公室,發現門是虛掩着的,透過門縫看到虞美玲側面對着他,正拿着一面小鏡子坐在桌前,精心地打理自己的秀眉。

黑色緊身皮衣包裹着傲人的身姿,白皙的臉龐和脖子如美玉雕琢般光滑,擡一隻纖手捏着眉夾,拔起一根亂眉,輕輕一提,直疼得美目緊閉,銀牙緊咬。這和金鐵吾口中吃人不吐骨頭的女魔頭相差甚遠呀,分明就是青春靚麗的鄰家妹子,嶽明倫心中暗想。

想起金鐵吾比手畫腳形容女魔頭恐怖的情形時,他不由自主輕聲笑了一聲。

“誰呀?!”裏面傳來一聲嬌喝。

“報告!”嶽明倫立即大聲報告,畢竟偷窺別人不是什麼正大光明的事。

“哦,進來。”裏面的聲音平靜了很多。

嶽明倫推門而入,虞美玲已經端坐在辦公桌前,手裏的眉夾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換成一把小巧的勃朗寧手槍,指着剛進門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