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川妹兒簡香草

“金連長,請留步。”剛走出會議室,金鐵吾就被身後的步兵連長康平叫住了。

“爲了儘快進行交接,我先帶你熟悉一下環境吧。”康平急於把警戒任務移交給警衛連,這樣步兵連的工作會輕鬆很多。

既來之則安之,金鐵吾也不是個能閒下來的人,當即答應下來。兩人一起到警衛連駐地叫上連副嶽明倫,正準備出去迎頭正碰上愁眉苦臉的趙興邦。嶽明倫說:“趙興邦,開會結束了,等會兒你去醫療隊找蓋醫官看看你的胃病吧。”

趙興邦興奮地“哎”了一聲,匆匆而去。

康平領着二人穿過西三號和西四號之間的巷子,來到一個洞口前,洞口寬約四米,高約五米,可供中型卡車通行,洞口中間有一根紅白相間的欄杆擋住去路。

洞口兩側各有一個持槍肅立的士兵站立,負責檢查過往車輛和人員的證件,還有一名士兵負責木製欄杆的起落。洞口左側有一個墨綠色的木製亭子,亭子裏有一名軍官負責電話聯絡。

看到康平三人走來,洞口的兩名士兵迅速立正敬禮。康平邊還禮邊介紹說:“這就是主洞口,你們就是從這裏進來的,這是走出071的第一道關卡,任何人走出這裏都需要姚主任親自批的路條。沒有路條硬闖者,哨兵有權當場擊斃。”說完他揮揮手,士兵擡起了紅白相間的欄杆。

三人繼續向隧洞內走去,並沒有受到阻攔和檢查,金鐵吾和嶽明倫不禁皺了皺眉頭,這紀律怎麼執行的?有連長領着兩個人不經盤問和檢查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出去?

隧洞內陰冷,卻不潮溼,顯然經過了特殊的防水處理。每隔十幾米遠就有一盞頂燈照明,每隔一百米洞壁上方就懸掛有一臺換氣扇,嗡嗡轉動着不時地送來陣陣冷風。洞壁的兩側還掛有紅色的消防水桶和消防鍬,每只桶裏都裝滿了水或沙子。

三人邊走邊聊,走了有十多分鍾的樣子,前方出現一個橫在中間的欄杆,上面有一個牌子用紅漆寫着“關閉車燈、停車檢查”。

突然前方傳來一聲:“口令!”聲音短促有力。

“午馬。”康平答道。

三人走到跟前,金鐵吾和嶽明倫才發現洞壁的兩側被掏了兩個隱蔽的機槍工事,裏面各有一挺輪式馬克沁重機槍和兩名機槍射手。這麼窄的隧道內,兩挺重機槍交叉射擊形成的火力網,足以把任何試圖強行通過的車輛和人員打成篩子。

跨過路障沒走幾步就到隧道盡頭了,正前方就是深褐色的石門。洞口處同樣有四名士兵把守,不同的是沒有木製亭子而是鑿挖的一間石室,有一名軍官在值守,裏面不僅有電話,還有控制大門開啓的開關。綠色按鈕式開啓,紅色按鈕式關閉。

“金連長,走出這裏,便是人間了。”康平拍着石門笑着說。“如果沒有進出倉任務的話,這個大門每週夜裏只爲總務科的採購車開啓一次。”

“那他們回來的時候怎麼聯絡裏面?”金鐵吾疑惑地問道。

“外面巖壁上的草叢裏暗藏着一個綠色的電鈴按鈕,有規律的按動它,按動的頻率與密碼頻率相同的話,裏面的人就會開門。每次進出倉的貨物都由我們的車去指定地點裝卸,由你們警衛連押運。採購車也要有兩個你們的人全程陪着,所以按鈕位置和密碼只限於你們警衛連的人知道就行,因此每次外出你都要變換一次密碼。”

金鐵吾點了點頭,保密措施還算嚴謹。“這裏我們看完了,中午12點你們的人務必要過來進行交接,我們先回去吧。”康平說。三人告別衛兵,開始往回走。

這邊趙興邦弓着腰,捂着肚子,來到醫療隊的候診室外,穿着白大褂的蓋麗麗正和憲兵隊長韋昌富在一起有說有笑,他遲疑地站在門口不敢往裏邁。

蓋麗麗看到了他,衝他招招手示意他進來。趙興邦這才走進診療室大聲喊:“報告!”正背對着門說笑的韋昌富給嚇了一跳,回頭看看瞪了趙興邦一眼,悻悻地離開了。

“坐下吧,你哪裏不舒服了?”蓋麗麗對拘謹站在桌子旁的趙興邦說,聲音如春風般讓人陶醉。

“報告長官,我肚子疼,可能是胃病犯了。”趙興邦不敢坐,一隻手捂着肚子說。

“你怎麼確定是胃病?躺到牀上我給你聽聽。”蓋麗麗指着牆邊的一張診療牀說。

趙興邦躺在潔白的牀單上,心跳加快,“長官,我小時候飢一頓飽一頓的,落下了胃病,經常犯,你給我開點胃藥吃就行了。”

“解開釦子。”蓋麗麗命令道。在這樣一個女神般美麗的女人面前解釦子讓趙興邦很是難爲情。

“快點!”聲音不容置疑。他解開軍上衣,蓋麗麗用聽診器仔細傾聽,確認心肺功能沒問題後,手指觸及胃部問:“是這兒疼嗎?”“嗯。”“拉肚子嗎?”“不拉。”趙興邦搖了搖頭。

“應該就是你的胃病犯了,我給你開點藥,你去藥房拿吧。”蓋麗麗邊說邊拿起筆飛快地在處方箋上寫起來。

“你是哪個部隊的呀?”蓋麗麗習慣性地問了句。

“88師258團特務連的。”趙興邦想都沒想就順嘴禿嚕出來了。

“嗯……?”蓋麗麗停下了手中的筆,美麗的大眼睛裏充滿了疑惑。

“哦,不對,不對,那是老部隊,現在是倉庫警衛連的。”趙興邦急忙糾正說。

“哦,是大名鼎鼎的金連長屬下呀。你們連長呢?”

“剛纔和連副一起出去了,說是熟悉地形去了。”

“那你們連每次吃飯都要唱抗日歌嗎?”蓋麗麗很是好奇。

“嗯,《抗日歌》是我們金連長定下的連歌,吃飯、出操、睡覺前都要唱。說是讓我們時刻提醒自己牢記軍人職責、勿忘國仇家恨。”趙興邦的回答更讓蓋麗麗對這個滿懷愛國之情、正義之心的金鐵吾充滿傾慕,不禁芳心暗動。

想起早上開會時金鐵吾那熱烈、執着、甚至有些霸氣的眼神,蓋麗麗的臉頰一片緋紅。

“長官,長官,我可以走了嗎?”情竇未開的趙興邦自然不知道蓋麗麗走神的原因。

“哦,這是你的藥方,去藥房拿吧,出門右轉。”蓋麗麗回過神來,頓覺羞澀。

“謝謝長官。”趙興邦雙手接過處方,轉身而去。

隔壁藥房裏,一個穿軍裝罩白衣的女護士正在整理架子上的藥品。“報告!”趙興邦走到身後,兩腿一併大聲叫道。

“啪!”一瓶藥掉在水泥地上,藥瓶粉身碎骨,黃色的藥片兒滾得到處都是。

小護士回頭一看氣得眼都圓了:“黑(嚇)死我嘍!你這個娃娃,叫這麼大聲,啥子意思嘛!”聽到這口四川腔,趙興邦樂了,這不就是早上那個潑水罵大力的那個四川妹子嗎。

“你還笑,笑個啥子嘛,曉不曉得這些藥片兒都浪費嘍,沒得一點禮貌。”川妹兒沒好氣地說,就差揚手打人了。

“長官!對不起!”趙興邦一本正經地說。

“我不是啥子長官,和你一樣都是兵撒。”聽到趙興邦道歉,川妹子氣消了大半,彎腰開始撿地上的藥片。

趙興邦看到也急忙彎腰幫忙去撿,慌亂中兩人的頭碰到了一起,川妹兒一個屁股墩坐在了地上。

“今天真是觸了黴頭了哈,碰上你這個冤家!”川妹兒氣急敗壞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幫你的忙。”趙興邦邊解釋邊攙起川妹的一隻胳膊。

兩人的距離這麼近,趙興邦隱約聞到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沁人心脾,川妹的上衣釦子沒有扣嚴,從上往下看能看到白皙的脖子下面一片雪白,他的臉騰一下紅了,忙把慌亂的眼神移往別處。

“啊呀!”趙興邦疼得叫出聲來,大腿上被擰的生疼。“你個龜兒子,我還沒臉紅呢,你倒臉紅了哈,快扶我起來!”趙興邦不敢怠慢忙攙起川妹,掌心裏傳來女子胳膊特有的柔軟。

“就你那小樣,還幫我忙呢,越幫越忙。你哪個部隊的?”川妹邊整理領口的釦子邊問。

“我是警衛連的,昨天剛到。”

“哈哈,是警衛連那幫瓜娃子,哎,你曉不曉得早上的水就是我潑的洗腳水?”川妹兒甚是得意。“還有那個東北的傻大個兒,他要敢上來,腦殼給他搬搬家撒。”

“嘿嘿,我就是來謝謝你的,那個傻大力,仗着自己有一身蠻力,老是欺負我,今天給洗腳水澆了個溼透,至少得倒黴半年,謝謝你幫我出了口氣。”趙興邦嘿嘿傻笑着說。

“不用怕那個龜兒子,以後他再欺負你,我幫你出氣撒。”川妹兒雙手掐腰很仗義的說。

“我叫趙興邦,山東單縣人,屬羊的,你呢?”

“巧了撒,我也屬羊。你幾月的?”

“我七月十五。”

“七月十五?哈哈,鬼節。我們四川豐都城每到七月十五可熱鬧了。你是不是小鬼變成的呀?”

趙興邦白了川妹兒一眼,“你才小鬼變成的呢,我要是成了小鬼一定不會放過你!”說完還做了一個張牙舞爪的動作。

“呵呵,我叫簡香草,大家都叫我川妹兒,是六月初一的生日,比你大一個半月呢,以後見了我叫姐姐,姐姐罩着你。”川妹兒終於逮到一個比她小的人,可以充一下大姐大了。

“對了,你來拿什麼藥來了?把處方給我看一哈。”趙興邦遞過處方,川妹瞄了一下眼說:“原來你得了胃病呀,以後吃飯要注意了哈,按時按量,涼的有刺激性的食物都不能多吃。在這兒沒人照顧你,不過你放心有姐在這呢。”

川妹兒這幾句話說得趙興邦心裏暖暖的,興奮地問:“香草姐,那我可不可以沒事來找你玩?”

“當然可以撒,沒事來姐這兒耍,擺擺龍門陣,隨時歡迎。”

“龍門陣是什麼東西?”趙興邦的確不解。

“也不知道你那腦殼兒啥子做的,龍門陣都不曉得,擺擺龍門陣就是聊聊天、說說話、侃侃大山,曉得了沒?”川妹用手點着趙興邦的腦殼,笑的花枝亂顫,趙興邦又隱約聞見了那股桂花香。

“哦,那謝謝姐姐了。”趙興邦終於明白了。

“拿啥子謝我?”

“你說,只要我有的,啥都行。”

“那你給我唱支歌吧,就是你們早飯時唱的那個。”川妹兒捂着嘴笑道。

“家可破,國須保!身可殺,志不撓……”趙興邦整了整衣服,鄭重其事地唱了起來,一張娃娃臉因莊重而變得略顯成熟,目光裏流露出一個男人保家衛國的責任感,川妹兒看得如癡如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