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代號071

1932年秋的一天,南京國民政府地理勘測委員會收到比利時駐華使館轉來的比利時探險家皮特爾斯先生繪製的一張地穴圖和一張五百美元的支票,還有一封信件。

尊敬的中華民國地理勘測委員會委員長先生:

我是比利時王國皇家科學院地理學家皮特爾斯,今夏我與同僚植物學家簡森先生在貴國萬山縣鐵掌山進行科學考察時,發現一個大型的天然溶洞,美輪美奐,極具科考價值。我繪製了一張詳細的地穴圖呈交貴國,以供貴國日後進行詳細考察和研究。

遺憾的是在考察結束返回途中,簡森先生被毒蛇所傷,貴國嚮導萬山縣半畝地村鄭二旦先生在採藥營救過程中失足跌落豎井不幸身亡。

我和簡森先生脫險後急於求醫,現已啓程回國,未能與鄭先生之家人取得聯繫,一直深感抱歉。我們向鄭二旦先生表示深深的敬意,特奉上五百美元以表撫卹,請一併轉交。

比利時王國皇家科學院皮特爾斯先生

1932年9月9日

圖紙和信件還有美元都被鎖在委員會三層檔案館的保險櫃內,以便等外出考察的委員長和看得懂地穴圖的地理專家回來研判定奪。

讓人匪夷所思是,等三天後人員到齊準備開會時,保管員打開保險櫃卻傻眼了,地穴圖和信件都不翼而飛,只有五百美元諷刺般地靜靜躺在那兒。

金陵警察局偵緝隊的大批人馬來到現場,仔細勘察後卻一無所獲,悻悻而歸。礙於國體地理勘測委員會也不好與比利時使館和皮特爾斯先生再次聯繫,便將此事壓下。

在多事之秋的年代,六朝金粉的南京,沒幾天這件事便像被風吹散的雲,無影無蹤,被人遺忘了。

一個月後,國民政府首都南京,國民政府行政院軍政部的一個辦公室內,陽光穿過斑駁的樹葉和高大的玻璃窗投射在辦公桌上。軍需署署長俞飛鵬(字樵峯)中將拿着一支放大鏡正在審閱一張工程藍圖,而後又起身對照了一下牆壁上的中華民國全圖,不由讚歎地對身旁一個身着黑色中山裝濃眉大眼的中年人說:“雨農老弟真是無所不能、眼光獨到呀,怪不得委員長那麼賞識你。”

旁邊站立的正是剛過三十五歲生日,年輕有爲的軍事委員會特務情報組組長戴笠(字雨農),同時還兼任祕密情報組織“中華復興社”特務處(軍統前身)的處長。

戴笠得意地微微一笑,嘴上卻說:“哪裏,哪裏,樵峯兄過獎了,我們特務處的發展還要仰仗您老兄的大力支持呀。”

俞飛鵬將軍深知眼前這位委員長跟前的紅人有求於自己纔會如此謙卑,他對特務處的人向來沒什麼好感,可這次特務處的特工不知從哪搞來一張溶洞的地穴圖,並進行了祕密探測,準備在溶洞內建立一個軍委特務情報組江海祕密倉庫。可工程浩大、耗資甚巨,戴笠自己搞不起來,這纔來找軍需署報批。

俞飛鵬不動聲色,心裏卻打起了小算盤,不緊不慢地說道:“這個溶洞地處深山峻嶺之中,隱蔽性強,又緊鄰公路,能同時兼顧江、海兩大城市,可進可退,遊刃自如,可謂是一塊寶地呀!委員長雖忙於剿共,卻也沒有小覷日本亡我之心哪。中日戰端一起,江海兩城定爲必爭之地,以雙方戰力而言,你我都知道江海兩城失守那是遲早的事。前幾日委員長叫我過去,要我在江海地區選祕密之地建立戰備倉庫,以備我軍遊擊之需,拖住日軍的後腿。此洞規模甚大,實屬罕見,實在是適宜之極呀!”

聽到這裏戴笠眉頭一皺,心裏暗想,真是一隻老狐狸。面色陰沉地說道:“樵峯兄,這可是我們的特工冒了極大的風險才找到的地方,你不能說佔就佔了,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吧?”

“別急呀,雨農老弟,你們特務處的倉庫用得了那麼大地方嗎,事情總要分個輕重緩急的,要不咱倆一起去見委員長,看看是你們特務處的倉庫重要還是我們的江海戰備倉庫重要?”俞飛鵬不輕不重地將了戴笠一軍。

戴笠知道真要去見委員長,照委員長的脾氣,即使自己再備受寵愛,特務處的小倉庫肯定也要爲國家的戰備倉庫讓路,弄不好自己什麼也撈不着。

戴笠哪吃過這樣的啞巴虧,絕不甘心就此作罷,“樵峯兄,看你說的,兄弟也是識大體的人,就不用去煩勞委員長了。國家利益高於團體利益我還是懂的,但我們特務處的人已經介入了,建立戰備倉庫這樣大的事情,出現了泄密就不好了吧?”戴笠的無賴嘴臉表露的一覽無餘,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俞飛鵬也知道不給點好處堵住這位戴老闆的嘴他是不會輕易罷休的,“雨農老弟,特務處的保密措施我還是信得過的。這樣,戰備倉庫建好後撥一間歸你單獨管理,另外再在江城給你們建一個特工培訓基地和一個室內靶場,你看怎麼樣?”

這些條件已經足夠優厚了,戴笠臉上終於又開始多雲轉晴,“如此甚好,那要多謝樵峯老兄了!告辭!”

1933年春,國內爲數不多的幾支工兵部隊幾乎同時接到了軍事委員會的祕密指令,立即放棄還未完工的工程,分別乘火車或運輸船從各自駐地出發抵達江城和海城。在火車和輪船上他們的軍裝被統一收回,發給的是碼頭裝卸工的布衣汗衫。

施工機械和發電機被拆散,分開攜帶。趁着茫茫夜色,卡車把蒙上眼睛的工兵們拉到一個不知名的山裏,工兵們揹着沉重的工具開始艱難的夜間攀登,路上被告知遇到燈光要趴下隱蔽自己不準出聲,到達施工地點後再被繩索吊進一個碩大的山洞內。

長官告訴工兵們,工期三年,薪金三倍,施工材料夜間由外面背進,吃喝拉撒全在洞內,擅自出洞者外面的警衛部隊將殺無赦。陰暗的洞窟內,工兵們在發電機的轟鳴聲和昏暗的燈光下不分晝夜,揮汗如雨。身體的疲憊和發黴的饅頭算不得什麼,寂寞是他們最大的敵人,陽光是他們最奢侈的享受。

星月交替,寒來暑往,施工期間,行政院軍政部長何應欽上將、軍需署長俞飛鵬中將等高級將領先後進行視察,就連蔣委員長也多次詢問祕密倉庫的施工進度、倉儲能力。

三年後,施工部隊在付出了八人因開小差逃跑被射殺,十二人因施工事故身亡,六人神祕失蹤,三人因長期壓抑精神失常自殺的沉痛代價後,終於於1936年夏完成了江海戰備倉庫的全部施工。

三支外圍警衛部隊,在完成警衛任務後分別被派往剿共前線參戰,大都已戰死沙場。

江海戰備倉庫設計抗震能力10級,倉儲面積2萬平方米,倉儲能力1萬噸,建有6間大型倉庫,辦公區、生活區、轉運區,餐廳、訓練場、舞廳、浴室、醫療室、廁所、垃圾站等生活設施一應俱全,甚至還有一個小型電影院和進行了隔音處理的室內射擊場。所有的電力由一組德國進口的360千瓦柴油發電機供應,並有一組備用發電機。

自此在這美麗的星球上少了一個藏在深山人未識,孕育了億萬年極具科考價值的大型溶洞,多了一個堆滿了殺人利器的巨大軍事倉庫。不知此洞的發現者比利時地理學家皮特爾斯先生會作何感想,或許他寧願讓這個美輪美奐的地理奇觀永遠埋藏在地下。

1936年10月10日,雙10節,江海戰備倉庫作爲祕密國防工程裏的獻禮工程呈報至蔣委員長處。委員長君心大悅親自批示籌備成立軍需署直屬江海祕密戰備倉庫(代號:071),級別爲正團級。

編有軍械、被服、糧秣、總務四個正營級部門。通訊隊、醫療隊、消防隊、憲兵隊四個正連級部門。一個步兵連,一個警衛連,一個輸送連。總計編制人數526人,人員由軍需署在全軍選調,必需政治可靠,軍事素質良好。

注:爲防共、防諜、防泄密,軍事委員會特務情報組將派遣一個督查室長駐江海倉庫。

這一條是特務組長戴笠找到蔣委員長特意加上的。軍需署長俞飛鵬爲爭到這塊地盤也曾給戴笠許諾過,心裏再不痛快,此時只有無條件接受督查室的進駐。

071倉庫人員的選調工作由俞飛鵬親自負責緊鑼密鼓地開始祕密進行,所有的軍官都是經過遴選從軍需處本部或軍需學校調入。

醫療隊由陸軍第一醫院抽調人員組建,警衛連由駐守南京的王牌第88師528團直屬特務連整建制改編,特務處督查室由特務處單獨組建,只有這三個單位不是軍需系的。

所有接到調令的軍官和士兵都不知道自己將調往何處,調令上的單位一欄爲空白,只是上級特批可以休一個月的探親假讓大家頗感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