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我要的就是她

?軍統駐071倉庫督查室,虞美玲的辦公室裏沒有亮燈,可身的軍襯紮在毛料軍褲裏,褲腿又紮在烏黑鋥亮的馬靴裏,顯得身材玲瓏,格外精神。可她的臉上卻倦容滿面,兩隻腳翹在辦公桌上,正眯着眼處於苦思冥想中。一個系整個071安危於一身的驚天計劃正在她腦海中逐漸清晰,她必須考慮到這個計劃中的每一個細節,因爲她的老對手井上一泓太狡猾,一個微小的疏漏都有可能讓整個計劃功虧一簣,她必須慎之又慎。

敲門聲突然響起,“進來!”,虞美玲懶懶地說。

嶽明倫推開門,屋內亮起一簇火苗,點燃了桌子上的半根蠟燭,暖暖的燭光瞬間塞滿了整間屋子。

“就知道你會來,你們商量的怎麼樣了?”虞美玲把玩着手中銀白色的打火機。

嶽明倫拉過一把椅子坐在虞美玲的對面,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看着她疲倦的面容,心中充滿痛惜。

“怎麼了?我是不是老了?”虞美玲摸着自己的臉輕聲問。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不過依然很美,爲了071,辛苦你了。”嶽明倫輕吟道。

“嘿嘿,真會說話,別人怎麼想我不管,只要你理解我的付出就是值得的。對了,你們的作戰方案訂好了嗎?”虞美玲臉上總算有了一絲笑容。

“我們決定先偷襲日軍的司令部,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努力達到最大的毀傷效果,具體方案還沒出來。”

“其實我們走的是一步險棋,以弱攻強,絕對不是上策,但我們必須這樣做才能置死地而後生。你們最主要的任務是破壞敵人的偵測電臺和通訊設備,而不是消滅他們的司令部,所以千萬謹記不可戀戰,達到作戰目的即可立即撤退。”

“好的,我們已經摸清了偵測電臺的具體位置,但需要你們提供爆破器材和培訓爆破技術。”

“嗯,這個交給我,你們已經掌握基本的爆破知識,只需要再簡單講解一下,一天時間足夠了。另外爲了你們行動的方便,我想你們可能需要一名翻譯和一名通訊兵,以便摧毀敵臺後立即報告和及時聯絡。”虞美玲考慮的很周到。

“嘿嘿,虞主任英明,我就是爲這個來的。”

“翻譯的人選我已經考慮好了,久美精通中日兩國語言是最合適的。”

“久美?她畢竟是日本人,這真的合適嗎?”嶽明倫不禁有些疑問。

“她已經通過了軍統的忠誠測試,經總部批准成爲一名正式的軍統特工。再說通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和接觸,還有上次參與營救蘇聯飛行員的任務,我認爲她已經可以得到足夠的信任了。我會找她談的,明天就讓她去你們突擊隊報道。”虞美玲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好吧,既然連日本人都可以參加到突擊隊裏,那中國人更沒問題了。”嶽明倫邊點頭邊嘴裏嘟囔着。

“什麼意思?”虞美玲疑惑地問。

“哦,沒什麼。通訊兵的事兒已經讓中華去找俞隊長了,讓她給派個人,你就不用操這個心了。”嶽明倫慌忙搪塞道。

虞美玲點了點頭,又閉上了眼睛看上去十分勞累。嶽明倫起身走到她身後,輕輕幫她揉捏太陽穴,並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湊到她耳邊說:“美玲,看你這麼勞累,我真的有點心疼了。”

虞美玲沒有回答,只是微笑着向後伸出雙臂緊緊握住了嶽明倫的手。

嶽明倫剛走出督查室,在樓梯上迎面碰上了匆匆而來的金鐵吾。

“你小子,存心的,早就知道伊美兒是唯一的戰地醫生人選,還讓我去找蓋麗麗!你怎麼不去?”金鐵吾一把拽住了嶽明倫。

“看你這春風得意的樣子吧,得了便宜還賣乖。看來蓋隊長的工作已經做通了?”嶽明倫笑得賊兮兮的。

“那是,俺家麗麗是誰,心胸豁達,善解人意,哪有你想象的那樣小心眼!走,跟我一起去找虞主任,有你在我心裏還有點底。”說完,不由分說拽住嶽明倫的胳膊就闖進了督察主任辦公室。

看到端坐在辦公桌前表情嚴肅的虞美玲,金鐵吾一愣,想起了軍規,立即鬆開嶽明倫雙腳併攏行了一個軍禮,剛從房間出來的嶽明倫尷尬地杵在那兒敬也不是,不敬也不是。

“金連長深夜造訪,一定是有什麼軍機大事嘍?”虞美玲慢條斯理的說。

“是的,我是來向主任彙報突擊隊的人事問題的。”金鐵吾一本正經地答道。

“人事問題你應該找姚主任彙報吧,這是你們071內部的事,我這個軍統督查室主任不好干預吧。”虞美玲端起了官腔。

金鐵吾向前一步,躬身說:“我要的這個人現在歸你們軍統管,只有你虞主任發話我纔有可能要到人。”

“呵呵,還有這樣的事情,你是想讓我往突擊隊派一名督察特派員嗎?難得金連長如此嚴於律己,實爲軍中模範。不過我絲毫不懷疑金連長對黨國的忠誠,特派員就免了吧。”虞美玲大度地擺了擺手。

站在最後面的嶽明倫笑着撇了撇嘴,對虞美玲伸出一個大拇指。

哭笑不得的金鐵吾只好有話直說,“我們突擊隊需要一個醫術精湛的戰地醫生,可我們071只有兩個醫生,一個是醫療隊長蓋麗麗,她要負責整個071的醫療任務,不可能參加突擊隊。另一個是伊美兒醫官,可她現在是你們軍統的犯人,被關押在禁閉室裏……”

“你還知道她是犯人?她要是普通的刑事犯也就罷了,她是日諜,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竟然想讓一個日諜參加突擊隊,是不是腦子進水了?”虞美玲打斷了金鐵吾的話,板着臉說。

“剛纔虞主任已經讓久美參加突擊隊擔任翻譯了。”嶽明倫適時的湊到金鐵吾身邊耳語道。

正愁眉苦臉不知道怎麼作答的金鐵吾聞言笑逐顏開,他知道有門了。“虞主任,我聽說你已經同意久美小姐加入突擊隊擔任翻譯?”

虞美玲微微點了點頭,算是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

“既然虞主任可以相信一個日本間諜都能痛改前非,棄暗投明,站在正義的一邊。爲何不能相信自己的同胞同樣也能做的到呢?”金鐵吾反問道。

“金連長的意思是久美也不適合擔任突擊隊的翻譯嘍?那好,我收回我的命令。”虞美玲的話總是冰冷得不近人情,而且句句逼人太甚。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誤會。”金鐵吾怕隨隊醫生沒要來,再搭上一個翻譯,急切地解釋道。

嶽明倫在身後急得直跺腳,衝着虞美玲擠眉弄眼,虞美玲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似乎壓根兒沒看到。

“那你是什麼意思?”

“好,那我也不瞞你說了,除了我們真的需要一名戰地醫生外,我還希望能讓伊美兒戴罪立功。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都能活下來,等伊美兒站在軍事法庭受審的那一天,她的履歷上能有這光彩的一頁,足以證明她的悔改之心、報國之情。能赦免或者減輕她的罪責,能讓她的父母以她爲榮而不是愧對鄉親。”金鐵吾無奈之下只好實話實說。

“你對伊美兒這份心,麗麗知道嗎?”這番話似乎感動了看似鐵石心腸的虞美玲,她的眼裏閃現一道晶瑩的淚光。

“麗麗知道這件事情,就是她讓我來的。”想起蓋麗麗的豁達大度,金鐵吾的心暖暖的。

“那你能保證伊美兒不會叛變投敵嗎?”

“我是個軍人,沒有一定的把握我是不會拿弟兄們的安危去冒險的。我用我的生命保證。”金鐵吾斬釘截鐵地答道。

“我也願意爲伊美兒擔保。”一個洪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嶽明倫往前跨了一步大聲說。

金鐵吾緊緊摟住了嶽明倫的肩膀,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這纔是哥們!

“好!既然突擊隊的一號和二號指揮官都願意提供擔保,我也就做個順水人情。不過,按照程序我還需要對她進行一次忠誠測試,只要她能通過,明天你們就可以帶她走。”虞美玲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意,其實她已經越權了,不過她願意爲此負責。

“謝謝長官!嘿嘿。”金鐵吾和嶽明倫同時敬了個軍禮,勾肩搭背的走了出去。

兩人走後,虞美玲又把雙腿交叉伸到了辦公桌上,靠着椅背眯上眼睛陷入無盡的思考中……

“這老菸袋和屁猴倆人該回來了吧?兩天不見還挺想他們的。”伊美兒的事辦妥了金鐵吾心裏一塊石頭算是落了地,出了督查室的門想起了外出採購的兩個人。

“是呀,兩個活寶,沒有他們咱警衛連少了很多笑聲。廟寺鎮封鎖的像鐵桶一般,只有夜間可以偷偷進出,順利的話估計明天凌晨就該回來了。”嶽明倫算了算時間說。

“鬼子這次來者不善,不僅有擅長山地作戰的部隊,還帶着軍犬,我總覺得心裏有點不踏實,我們是不是派幾個人去接應他們一下。”金鐵吾皺着眉頭說。

“能摸到路的也就剩樹根和小邦子了,他們明天還有偵查任務,在山裏跑了幾趟了,這會兒估計睡得跟豬一樣。再說,這黑更半夜的要是他們走岔了,沒碰上面,什麼事都耽誤了。沒事,不用擔心,老菸袋和屁猴一個是老兵油子,一個精得跟猴一樣,你還擔心兩隻猴會迷路呀。”嶽明倫笑着安慰道。

“也是,這倆人粘上毛都比猴精,呵呵,我可能是多想了。”說着兩人走到了警衛連門口。

門口的哨兵走近了纔看清是連長和連副回來了,連忙敬禮。

金鐵吾回禮的同時對哨兵說了一句,“老菸袋和屁猴回來了先叫我一聲。”

“是!”哨兵立正答道。

“我看看他們帶回來什麼好東西,先給咱們突擊隊截點,嘿嘿。”金鐵吾扭頭笑着對嶽明倫說。

“我知道你還在爲他們擔心呢,趕快睡吧,一覺起來他們就回來了。”嶽明倫安慰地拍了拍金鐵吾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