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祕密潛入

“這老菸袋是個明白人呀,這個時候出去採購很可能……,我都張不開這個嘴,沒想到他主動攬下來了。”姚聞遠着實被感動了。

“老兵不僅是一支部隊的戰鬥骨幹,還是士兵心中的兵王。老兵很多時候不需要命令,只要一個眼神就夠了,這樣的老兵是寶呀!”金鐵吾帶兵多年,深知老兵的重要性。

“鐵吾,你把門關上,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講。”姚聞遠使了個眼色,神祕地說。

金鐵吾起身拉開房門,探出頭四處看了看,確認無人後關緊了房門,回到桌子邊。

“這次日軍搜山看來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我們071被發現看來只是遲早的事情。這件事你怎麼看?”

“作爲軍人,我沒什麼可說的,如果我們被日軍發現,唯有血戰到底,流盡最後一滴血。”金鐵吾正色答道,對此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

“是,如果到了那一天你我也只有盡一個軍人的本分了。可這滿倉庫的武器彈藥、黃金國寶豈不都要落入日軍之手?這些子彈炮彈會射向我們的同胞弟兄,這些黃金會爲鬼子換來更多的飛機大炮,遭殃的還是我們國人。”作爲一個領導者姚聞遠想的遠比金鐵吾多。

“那我們還有更好的辦法嗎?”金鐵吾試探性地問,他知道一定是虞美玲的計劃即將開始實施。

“辦法是有,但不是我想的,是虞主任的妙計,如果此計成功,可保071暫時無恙,不過現在具體的細節我還不能向你透露。現在我有兩件事需要你去辦。”姚聞遠的樣子很認真。

“主任儘管吩咐,值此危難關頭,只要是鐵吾力所能及的,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金鐵吾立正答道。

姚聞遠滿意地點了點頭說:“好樣的!我等的就是這句話。一是你迅速組建一支突擊隊,對搜山的日軍進行襲擾,拖延他們的時間。二是想方設法潛入日軍司令部,破壞他們的偵測電臺,防止我們發報時被日軍發現和破譯。”

“是!鐵吾定當竭盡全力,保證完成任務!”金鐵吾的回答簡短有力。

“這兩項任務都非常危險,無異於虎口拔牙,一旦被日軍咬住不放,特別是被日軍軍犬追蹤,那就……”姚聞遠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因爲這個命令實在太不近人情,甚至有些殘酷。

“主任請放心,如果我們被鬼子和軍犬咬住不放,我們寧可戰死也不會再回到071,更不會有一個人當俘虜。不成功,便成仁!”金鐵吾已經明白姚聞遠的用意,關鍵時刻丟車保帥這也是無奈的選擇。

擲地有聲的回答打消了姚聞遠最後的顧慮,他用力拍了拍金鐵吾的肩膀,“好樣的!突擊隊的人選由你來定,範圍是整個071。還有你們只能穿便裝作戰,不能暴露你們的番號和身份,即使戰死也只能算失蹤,你們的陣亡通知書和撫卹金只能在抗戰勝利後纔會送到你們親人的手中。”

“明白!我這就去準備。”金鐵吾沒有絲毫的猶豫,立正敬禮,轉身而去。

凌晨三點,正是人最睏乏的時候,廟寺鎮在黑夜中沉睡。可每個進入廟寺鎮的路口都有持槍的日軍哨兵在遊蕩,而且都是雙哨,月光下鋼盔和刺刀都泛着青森森的光。

廟寺鎮街心最高建築三層的“百味居”酒樓樓頂安裝了一臺探照燈,與後山制高點的另一臺探照燈遙相呼應,兩條白色的光柱交叉掃射着廟寺鎮和後山的每一個角落。吃一見長一智,看來鬼子這次真的接受了上次廟寺鎮被炮擊的教訓。

月光下一老一少兩條敏捷的身影在後山的亂石間時而動若脫兔,時而靜若處子,借用亂石的掩護巧妙地躲避着探照燈不時掃過的光柱。

年長者便是老兵孫菸袋,他蜷着身子躲藏在一塊勉強能遮擋身體的石頭後,心中暗自盤算着。街心探照燈的光柱剛一掃過,他便藉着暗淡的月光雙腳用力蹬地,伏腰低頭箭一般衝向左下方二十米外一塊兩米見方的凹地,接着一個標準的臥倒姿勢趴在窪地裏。他四處觀察了一下,這裏正好是兩臺探照燈的死角,而且還可以容納一個人,於是回頭向身後招了招手。

看到孫菸袋揮動手臂,隱藏在另一塊石頭後的屁猴探出頭正準備一鼓作氣衝到凹地裏,突然看到孫菸袋反轉手掌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屁猴硬生生剎住了身子,一道光柱自上而下掃過山坡,正好經過屁猴要穿行的路線。

“媽的,好險!要是被發現了任務完不成不說,還有可能被山上工事裏的機槍打成螞蜂窩。”屁猴出了一身冷汗,感到脊背陣陣發涼。他長出了一口氣,凝神朝下方望去,孫菸袋再次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

雖然心有餘悸,出於信任屁猴還是鼓起一口氣硬着頭皮彎腰衝了下去。剛衝到孫菸袋身邊,卻被孫菸袋一把抓住腳脖掀了個仰面朝天,就在此時一道光柱從頭頂掠過。屁猴把正要罵孃的話嚥了回去,給了孫菸袋一個感激的目光。

兩人就這樣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般一步步挪動,從山脊到山腳短短二百多米的垂直距離,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滑下一個緩坡,兩人終於趁着夜色摸進了廟寺鎮,藉着街角的掩護避過鬼子的巡邏隊和探照燈,來到了萬掌櫃的雜貨鋪門前。

孫菸袋貼近門用指節輕輕有規律地敲擊,敲了有十多下,門縫裏突然傳來萬掌櫃的聲音“是孫兄嗎?”

“老萬,是我,孫菸袋!”看來萬掌櫃已經料到他們的到來。

屋門咧開了一條縫,孫菸袋和屁猴閃了進去,萬掌櫃又迅速關上了門,屋內一片漆黑。

“就知道你們會來。鬼子在百味居的制高點上設了瞭望哨,一點燈他們就會注意到這裏。”萬掌櫃小聲解釋道。

這個萬掌櫃不知道是什麼來路,有着超乎尋常的敏銳和智慧,雖然萬掌櫃從未問過自己的身份,想必他也能猜個八八九九,事到如今也沒什麼隱瞞的必要了,孫菸袋邊點頭邊想。

“萬掌櫃,通過這幾次的接觸,你也沒少幫我們的忙,哥哥我也就不瞞你了,我們是****留守在後方的遊擊縱隊。現在鬼子正在到處搜捕我們,我們幾百名兄弟鑽在山洞裏缺菜少食,用來照明的蠟燭也用完了,弟兄們都快撐不下去了。”

聽完孫菸袋的一席話,萬掌櫃並沒有覺得意外,只是微微笑了笑,說道:“****的弟兄們在海城和小鬼子浴血奮戰,流血犧牲,我等都是親眼目睹的,你們都是好樣的!爲抗日的****做些事情是應該的,只要有用得着我老萬的地方,我定赴湯蹈火義不容辭!”說完,萬掌櫃轉身掀開棉布門簾,示意兩人裏屋說話。

雜貨鋪的裏屋沒有窗,桌子上點着一盞煤油燈,火焰在玻璃燈罩中安靜地燃燒着,照亮了整間屋子。靠牆的角落裏垛着一堆東西,上面蓋着一塊油布。萬掌櫃快步上前一把扯開了油布,孫菸袋和屁猴眼前一亮。成箱的蠟燭、紙盒包裝的煤油燈、成桶的煤油、麻袋裝的粗鹽,還有幾缸鹹菜和泡菜。

就在兩人喜形於色之時,萬掌櫃又指了指上方的房樑,屁猴擡頭一看,哈喇子都快順着下巴淌出來了,進門的時候沒注意,房樑上掛着一排足有幾十塊油光發亮的臘肉。

“這裏還有,是一些曬乾的蘿蔔乾和豆角,可以和臘肉燉在一起。”萬掌櫃踮起腳從牀頭櫃子上拽下兩個布袋遞給孫菸袋。

沒想到會有這麼豐富的收穫,孫菸袋喜上眉梢,忙從懷裏掏出一大把鈔票數都沒數一股腦塞到萬掌櫃的手中。

“萬老弟想的真是周到,實在太感謝你了,你準備的這些正是我們急需的,這些錢也不知道夠不夠,你先收着。”

“不,不要錢,這是我對抗戰弟兄們的一點心意,和你們的犧牲相比我這點付出算得了什麼。”萬掌櫃着急地極力推辭着。

“不瞞你說,我們什麼都缺,就不缺錢,你已經幫了我們天大的忙了。你要是不收,這些東西我們還就真不要了!”孫菸袋虎着臉很認真地說。

的確如此,此時的071有些大把尚未發出的購糧款,倉庫裏還堆着成堆的黃金,根本不在乎這幾個錢。但是孫菸袋並不知道他掏出的這些法幣不但已經飛速貶值,而且在日佔區已經禁止流通形同廢紙。

“好好,既然孫兄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這錢我就先收着了。”萬掌櫃不再推辭接過鈔票揣在兜裏,接着說:“鬼子封鎖得這麼嚴,你們肯定是從後山摸過來的,勞累半夜兩位想必已經餓了吧?”

“嗯,嗯!”屁猴聽到這話肚子裏咕咕直響,忙連連點頭,孫菸袋狠狠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說瞧你那點出息!

“那你們自己先喝點熱茶,我這就去給二位整點酒菜。”萬掌櫃拿過暖水瓶,又放了兩個茶杯在桌上。不一會,一個涼拌豬頭肉,一個油炸花生米,兩個涼菜端了上來,還有一壺燙熱了的老酒。

萬掌櫃剛轉身退出去,屁猴就迫不及待地夾了一塊肥肥的豬臉塞進了嘴裏,邊嚼邊用筷子指着盤子裏的豬頭肉含糊不清地喊着“媽呀,真香!”

孫菸袋先斟了一杯酒,不慌不忙也夾了一塊肥肉塞進嘴裏,嚼了幾口,端起酒杯一仰脖倒進了嘴裏。又捏起一個花生米扔到半空,一伸頭,花生米準確無誤地落進了嘴裏,嘎嘣一咬,滿嘴留香,“奶奶的,這小日子,給老子個玉皇大帝都不換!”

等萬掌櫃炒好酸辣白菜,幹豆角炒臘肉,一手一個盤子端到裏屋,桌子上的豬頭肉和花生米都已經見底了,酒壺也空了,孫菸袋眯着眼一臉無辜,屁猴則滿臉通紅尷尬地傻笑着。

又熱了一壺酒,煮上米飯,萬掌櫃也坐下陪二人又飲了幾杯,即使幾杯酒下肚萬掌櫃依然嘴風很嚴,既不多說,更不多問,三人只聊了些家長裏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