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驚人的發現(下)

丁樂和潛龍走到一個倉庫前,門前黑色的鐵門上用白色油漆畫了一個大圈,中間用白漆寫着一個數字“4”。

鐵門上的大鎖已經鏽跡斑斑,丁樂找來一塊石頭,三兩下就砸掉了。兩人費了吃奶的勁終於拉開大門,裏面整齊排列着大大小小的綠色木箱和鐵箱。

丁樂隨手搬下一箱,覺得沉甸甸的,潛龍不知從哪找來一根撬槓,用力一撬,木箱應聲而散,“嘩啦”一聲,地上滾落一片耀眼的金色。不是金條,也不是金磚,而是金燦燦的子彈,由於外面有一層油紙保護,子彈光亮如新,似乎裝進槍膛隨即就能擊發。

丁樂彎腰撿起一顆子彈仔細端詳,子彈尖頭,比平時常見的步槍子彈要粗壯一些,應該是抗戰時期大量使用的7.92×57mm尖頭步槍彈。大名鼎鼎的“中正式”步槍就是使用這種子彈,並可與當時廣泛使用捷克ZB26輕機槍、“二四式”馬克沁重機槍的子彈相互通用。

“呵呵,龍哥,可能要讓你失望了,這不是地下金庫,而是一個地下軍火庫。”丁樂笑着打破了沉默。

“軍火庫?誰建的?國民黨?日本人?還是解放軍?”潛龍顯然有些失望。

“看這裏儲存的這些子彈應該是抗戰時期,國民黨軍隊建的。這種7.92步槍彈,只有果軍在大量使用。”丁樂的軍事知識此時派上了用場。

潛龍幽幽地說:“裏面有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咱繼續找找看。”兩人又陸續打開了相鄰的2號和3號兩個倉庫。

2號倉庫架子上,箱子裏,地上到處擺着落滿灰塵的中正式步槍、M18衝鋒槍,ZB26捷克式輕機槍,馬克沁重機槍,甚至還有幾門20式82毫米迫擊炮和37毫米戰防炮。這些在軍迷眼中都是傳說中才能見到的神器,丁樂興奮地摸摸這個,看看那個,眼都不夠用了。

“這些傢伙都是抗戰初期的頂級裝備,足夠裝備一個德械師的,不知道怎麼沒有用到戰場上?”丁樂有點惋惜地說。

3號倉庫內垛滿了各式軍裝,果軍的冬夏常服、軍銜、子彈袋、布鞋、雨衣,嶄新的M35鋼盔比丁樂淘到的要好上百倍。甚至還有一小部分日軍的軍服和皮鞋,這讓丁樂很是困惑,難以解釋。

兩人又來到一個門上漆着“6”號的倉庫,藉助頭燈的光線丁樂似乎覺得這個倉庫上的鎖和別的不太一樣,鏽跡沒那麼多而且是同時上下鎖着兩把鎖。

“這個倉庫和別的不一樣,應該存放着更貴重的東西,弄不好就是金庫。”潛龍端詳了一番自信地說道。

“你被金子迷了眼吧?別叫潛龍了,叫錢迷得了。”丁樂白了他一眼。

“你覺得哥是那樣的人嗎?只是真發現一金庫,國家怎麼也得給幾個賞錢吧,哥哥我可以更新一套進口裝備了,還能把店面擴大一下。不說了,快找傢伙把鎖弄開。”潛龍急得到處尋覓。

兩人先是找來兩塊石頭砸了幾十下,石頭都碎了鐵鎖卻紋絲不動,後來潛龍不知從哪找來一根鏽鋼筋,插進鎖裏用力一別,鋼筋硬是給別彎了。

兩人折騰了半個小時,渾身都被汗溼透了,硬是奈何不了這兩名鐵將軍,潛龍失望地把鋼筋扔在了地上,坐下來喘着粗氣。

“除了用鋼鋸,別的沒什麼好辦法了,我們的時間不多,天黑前一定要趕回去,別在這兒浪費時間了,下次來帶着鋼鋸就是了。”丁樂拍了拍潛龍的肩膀安慰道,兩人又起身向別處走去。

中間的兩個倉庫沒有鎖,內部被改成了兩層,分割成一間間辦公室和宿舍。辦公桌上擺着的文件只掀開了一半,宿舍裏的被子有的還沒疊,看來當時的主人是匆匆離開的。

丁樂和潛龍把所有房間內的檔案、文件和日記都小心翼翼裝進揹包內,他們知道這些文字記載一定能幫他們弄清真相。

洞窟內的設施相當完備,餐廳、舞廳、電影院、發電機房、醫療室,甚至還有一個做過隔音處理的室內射擊場。河岸的一片空地上竟然還停着幾輛輕型軍用卡車,這裏一定還有可以車輛通行的出口。可出口會是在哪裏?爲什麼這個祕密倉庫會被隱藏了半個多世紀?

兩人心中有着太多的問題找不到答案。兩人邊走邊看,走到暗河下游最後一個房間時推開門看到了震驚的一幕。一排發黃的照片和木製牌位赫然出現在眼前,斑駁脫落的照片上依稀可以分辨出一張張透着英氣的臉龐,足有幾十位之多。

牌位上的字體已經褪色,丁樂準備拿起一個仔細端詳,潛龍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拽了出去,並伸手關上房門。說了句:“不要亂動亡靈的東西,會惹禍上身。丁鐺還在上面,我們要儘快離開這個地方,帶上鋼鋸明天再來。”

丁樂心裏一百個不捨,在他眼裏是一個比金庫還要富有的寶庫,那些自己夢寐以求只在傳說中、戰史裏、圖片上才能看到的珍貴軍品,在這裏竟然隨處可見,甚至堆積如山。

可丁樂想到這深山老林裏孤身一人等在洞外的丁鐺,況且身邊還有一個行爲怪異且手握武器的怪老頭,心裏也忐忑不安,隱隱擔心。

兩人決定先回去研究一下這些檔案和資料,從中找到更多的線索,然後再去報告當地政府。他們身上的揹包裏裝滿了檔案資料,再也裝不下其他東西了,丁樂掏出數碼相機邊拍照記錄邊和潛龍順原路退回。

洞口外涼風徐徐,夕陽西下,爲五指峯披上了一層金色的霞光。丁鐺無心欣賞,正爲下洞多時遲遲未歸的哥哥和潛龍擔心,坐在洞口邊的草叢中愁眉不展,遠處的怪老頭依舊蹲在巨石後保持警惕的姿勢。

突然,一個灰頭土臉的腦袋從洞口中鑽了出來,嚇了丁鐺一跳。“龍哥!你們可回來了,急死我了!”丁鐺嗔怒道。

潛龍和丁樂鑽出洞口,席地而坐,大口呼吸着新鮮空氣。

“裏面是什麼?是不是金庫?”叮噹急切地問,人類對未知的東西總是充滿好奇心。

潛龍滿臉失望:“還金庫呢,就是個破倉庫,垃圾場。”

“什麼垃圾場,裏面可都是寶貝,千金難求!”丁樂反駁道。丁鐺自然知道丁樂眼裏的寶貝都是些破銅爛鐵,便也不再多問什麼了。

“我們先回去,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再說。”丁樂擡手看了看錶,已是傍晚六點多了。

三人收拾好裝備,丁樂拍了拍軍裝上的的土,戴上鋼盔,走向怪老頭。看到丁樂,怪老頭依舊肅立報告敬禮,眼裏充滿了敬畏與服從。

“走,帶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丁樂裝腔作勢地說道。

怪老頭猶豫了一下,沒有反駁,脫下軍裝和槍支藏在石頭下的一個暗洞裏,換上便服,領着三人順原路返回。

走到獨木橋時,怪老頭熟練順着繩索摸到圓木,趁着浮力的作用沒費多少勁就搭好了橋。丁樂和潛龍對視了一眼,果不其然,這座橋就是怪老頭故意破壞的。

三人怕說錯話惹到怪老頭露了餡,一路無語,默默前行。由於是下山,腳步輕快,加上怪老頭輕車熟路,天剛擦黑四人就回到了怪老頭的石屋內。

怪老頭一進屋就開始點火燒水,並從房角的柴火堆裏抱出一堆玉米秸打了個地鋪,把自己的鋪蓋鋪上,把牀讓給丁長官住。

丁大小姐跑了一天累的夠嗆,從揹包裏拿點零食胡亂吃點,洗了腳,倒頭就睡。

丁樂和潛龍坐在桌前點上煤油燈,掏出揹包裏的檔案資料和日記仔細研究翻看。

檔案和資料上大都印着青天白日的國徽,還有“071倉庫”和“絕密”的字樣。有軍官登記表和士兵花名冊,有值班日誌,有記載詳細的賬本,有來往的電報和文件,還有一些軍官們的日記本。

這一看,看得他們兩個心潮澎湃、熱血沸騰。

丁樂叫來站在門口爲長官站哨而不敢睡覺的怪老頭,問道:“上士陳興邦,告訴我,爲什麼這裏只有你一個人了?”

怪老頭的表情陡然激動起來,面部的刀疤隨着臉部肌肉的緊張而蠕動,眼眶變得溼潤,眼神裏有恐懼、有仇恨、也有欣慰和平靜。

“報……報告長官……”

丁樂起身輕輕拍了拍怪老頭的肩膀,“別緊張,坐下慢慢說。”怪老頭扶着桌子慢慢欠身坐下,似乎放鬆了一些。

寂黑的夜,破木桌前,煤油燈下,跳動的火焰發出昏黃的光,把三個人的身影放大投射到身後的牆壁上。

隨着怪老頭的娓娓道來,結合檔案和日誌的記載,時光回到七十多年前,一段傳奇般的悲壯歷史慢慢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