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刀鋒

回到特種部隊的那天,邢利帶着06突擊隊開車去火車站接我們,這着實讓我和于波感受到了一絲家的溫暖,還是這幫生死兄弟好呀!

王颯說:“我靠,這上個學回來咋都變得這麼帥呢?是不是還專門講形體課?”

“哈哈哈!”大家都笑起來。

邢利說:“李赫,這次你回來,我就把指揮官的位子讓給你,你來當我們的指揮官。”

“頭兒,這是哪的話呀?你看看軍銜,你是上尉,我是中尉,慢說我不幹,就是幹,我能領導你嗎?”

“看看你說的什麼話?兄弟領導,當哥哥的能不聽?”

“我*!”大家一起損起邢利來。

我們坐在吉普車上,大聲喊道:“go home!”

當吉普車停在大隊部門口時,我和于波頓時肅然起來,因爲,該死的馮大隊長站在那裏。

我們跳下車,邢利敬禮:“大隊長同志,06突擊隊集合完畢,請您指示!”

馮大隊說:“怎麼?小狼崽子回家,得意忘形?”

“報告!”我喊道,“大隊長,沒有的事!”

“沒有的事?”大隊長看着我,“通知下去,刀客逍客歸隊,06突擊隊今晚加餐!”

“耶!大隊長萬歲!”我們把大隊長舉了起來。

我們已經進入特種部隊一年了,所以,現在我們在忙什麼,大家應該都明白吧,一年一度的特種部隊集訓又要開始了,這次,我們06突擊隊擔任整個教官隊,好吧,我們又要開始做張隆、王傑他們做過的缺德事了。

“通知,開會!”邢利走進我們的圖書館,06突擊隊正在進行每週一次的學習。

我們跑步到大隊會議室,大隊長和政委、參謀長坐在裏邊。

“報告!”邢利喊了一聲。

“進來。”門內傳出大隊長的聲音。

我們推門進去,大隊長示意我們坐下,說:“今天是參謀長給你們開會,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我們坐下,參謀長說:“是這樣,06突擊隊,並沒有進行明確的劃分,只是由邢利上尉暫時擔任指揮官,,現在李赫和于波回來了,經過大隊委和06突擊隊的會議,正式明確06突擊隊的分工。”

我看着邢利,說:“你說的話,是真的?”

邢利說:“聽參謀長說。”

參謀長接着說:“06突擊隊劃分爲兩組,A、B組,A組由李赫擔任指揮官,于波擔任教導員;B組由邢利擔任指揮官,王颯擔任教導員;整個突擊隊,李赫擔任隊長,邢利擔任教導員,誰有異議?”

“報告,”我站起來,“我有,邢利是個很好的指揮官,爲什麼讓我取代他?”

“李赫同志,只在一點,你在軍校所學的專業比他要對口。”

我說:“參謀長同志,據我所知邢利學的可是偵察學,怎麼不對口?”

“但是,李赫同志,你在軍校學的是特種戰術專業,你更加適應於特種部隊的軍事指揮。”參謀長說。

大隊長髮話了:“李赫,邢利,之所以做出這樣的調整,我們有我們的道理,李赫你做事勇猛,有勇有謀,適合特種作戰時的指揮與應變;邢利做事膽大細心,適合特種作戰時的細節觀察和平時生活的管理,其實,你們根本就不存在什麼矛盾,這只是個名字罷了,突擊隊,還是你們倆指揮。好了,事情就這樣定了,散會!”

我足足膈應了三天,我何德何能要取代頭兒的職位?

邢利拍着我的肩膀說:“李赫,我們是兄弟,不管誰做這個指揮官,我們的兄弟之情是不變的,而且,我做的是教導員,與指揮官是平級,根本不存在什麼升官降職,別讓你的情緒影響了你的判斷,你是特種部隊,你是特種兵,你是戰士,不是官員。”

“我懂,邢利教導員,我們同生共死!”我伸出手。

邢利握住我的手,說:“同生共死!”

接下來,便是訓練新學員了,沒想到,這次學員,破天荒的出現了女兵,我們徹底慌了,因爲我們不能將男兵的訓練方式加到女兵身上,我們要研究新的訓練方式。

我們看到學員名單時,知道了這次學員中有六個女兵,我說:“夜鷹,這六個女兵交給你了,怎麼樣?”

“頭兒,不是吧,我堂堂解放軍陸軍中尉,就帶女兵?”

“咋了?你是想回爐了嗎?”邢利說。

王颯脾氣很好,通常是我們開玩笑的對象。

我說:“邵質,徐冠偉給你用怎麼樣?你來領導。”

“行,女兵也是兵,老子帶!”王颯說。

“這纔是我們的好颯哥!”郭大申說。

回到一個月前,我還在大學裏的時候,邢利就幹了特種兵新學員招新工作。

邢利戴着蛤蟆鏡,開着三菱吉普車,遊走於各個偵察兵部隊。

吉普車行駛進空軍航空兵35團的大門,門衛攔住這輛車,邢利說:“我是陸軍特種部隊的黑鷹,我有軍區特批的通行證,放行!”

門衛敬了個禮,打開了大門。

當吉普車停在辦公樓前時,團長剛好從樓裏出來,邢利從車上跳下去,說:“團長!”

“邢利,呦呵,你怎麼回來了?”團長一眼就認出了他。

“我們大隊準備招收新一批學員,我負責新學員的招募和訓練工作,所以,就四處走走,看看有沒有好的特種兵苗子?”邢利說。

“那你就去別的部隊吧,”團長的臉色變了,“35團沒有!”

“團長,你怎麼了?”

“沒事!我還有會,我先走了,35團沒有特種兵苗子,你走吧!”團長說。

邢利的第一站就碰壁了,也難怪,這是空軍航空兵飛行團,硬生生的讓雄鷹在地上跑,人家也難免生氣,邢利想到這,便不知不覺的笑了。

第二站是銀狼偵察連,因爲邢利認識我和于波後,對於銀狼便產生了很大興趣,所以這次,去銀狼招兵,是非常重要的事。

連長還是那個連長,排長還是那個排長,邢利到了連部後,連長不免還是有點失望的,他希望是我或者于波回去招兵,邢利看出這一點,說:“連長,李赫和于波正在陸院進修,否則他們肯定要回來看看你們的,所以他們託我好好給你道謝,是你讓他們走上了特種兵這條路。”

聽過這話,連長的臉上像是開花一樣,又請邢利吃飯,又給邢利介紹全連最好的士官和士兵。

去尖刀偵察連時,是邢利和王颯一起去的,兩個人把尖刀偵察連的場子砸了,人家正在進行常規的射擊訓練,王颯提起一把步槍,就在靶子上打出了一個桃心,兩個人是從尖刀連落荒而逃的,兵也沒徵,其實大家都知道,特種部隊,就算不去徵,那些老偵察兵油子也削尖了腦袋往裏邊鑽。

回到現在,當我們穿着特種部隊的衣服,站在*場上時,這羣受罪的菜鳥詫異的望着我們,更讓我可笑的是王格和周婕看我的那個眼神。

“菜鳥們,我是你們的總教官,我的代號,刀客,這些特種兵,都是老鳥,你們的代號是菜鳥,懂嗎?”我說。

“懂!”全體學員喊道。

“誰來告訴我,什麼是特種部隊?”我在嘴裏叼了根草。

“報告,”王格喊道,“特種部隊就是執行特種任務的,特殊的人組成的部隊。”

“那你知道特種部隊的女人是什麼嗎?”我說。

“報告,請長官明示。”王格說。

“是男人!”

“報告,”周婕喊道,“那男人呢?”

“是牲口!”我慢慢的說。

邢利說:“我是你們的教導員,我叫邢利,代號黑鷹,你們以後的生活方面的事情,就由我來管。”

“那,女孩子的生活你也要管嗎?帥帥的教導員。”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說。

我說:“夜鷹,告訴這個沒有規矩的母菜鳥,我們的最基本規矩是什麼?”

“是!”王颯轉過身,“母菜鳥,你在隊列中沒有打報告,還有,不準調戲教官!”

我們都笑起來了,而邢利的臉紅了。

特種兵的訓練,總是那麼讓人出乎意料,我們可以隨意的想出訓練科目讓他們訓練,當然,訓練大綱上的科目一項也不能少。

男兵的訓練基本上和我們訓練沒什麼區別,只是,訓練學員變成了一羣新的菜鳥,而我們則是教官而已。

那咱們就說說王颯、邵質和徐冠偉訓練的六個女兵吧,這六個女孩子絕不是省油的燈,除去王格和周婕不說,還有四個,一個是軍區醫院的少尉殷蕭雅;還有一個是裏邊邢利認爲最漂亮的陳欣怡,陸軍學院學員暫時還未授銜,正處在實習階段;還有一個比較強悍,空降兵女子傘降隊偵察排排長馮茗,少尉;最後一個便是我的老部隊野狼團戰鬥醫療連的醫生張蜜。

這六個女孩子,着實讓王颯流了一腦門的汗。

男兵每天負重10公里,而這些女兵就是7公里,王颯不敢怠慢,畢竟是女孩子,要格外照顧嘛!

女孩子的負重是與男兵沒有區別的,都是四十公斤,當然,從小嬌生慣養的這些美女們,肯定是吃不消的,一直心軟的王颯也沒有辦法,他不這樣訓練,這些美女上到戰場就會香消玉殞。

我清楚地還記得,王格因爲在學院學習時沒有受到很專業的特戰訓練和學習,在和我執行任務時,被對方狙擊手擊中肩部,若不是對方警示性開槍,那天擊中的就不是肩膀,而是眉心。

所以,我特別交代王颯,千萬不能留情,必須撕下臉皮訓練,爲此,王颯還和我起了爭執,但最後,我也是翻着臉用命令讓王颯去訓練的。

回到訓練場上,你就會看到王颯站在吉普車上,拿着擴音大喇叭,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大聲喊道:“就你們這一個個鳥樣,還來當特種兵,回去生孩子去吧!”

“這個教官怎麼這樣?一點都不文明,說話粗魯就算了,還滿嘴噴糞!”陳欣怡說。

“對呀,還是隊長和教導員有水品!”王格說。

“隊長,隊長也是個變態,你看李赫天天黑着個臉,好像誰欠他二五八萬似的。”馮茗說。

“跑步時再說話,加五公里!你不是要做女兵王嗎?來呀,寶貝!”王颯怒喊着。

我拿着望遠鏡看着王颯訓練,說:“邢利,你說王颯這樣訓練行嗎?會不會傷女孩子的自尊呀?”

“小李同志,我覺得,作爲特種兵,應該具有這樣一項素質,心理素質是特種部隊隊員一定要具備的技能,她們今後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戰鬥,如果沒有一個良好的心理素質和抗壓能力,我怕她們會受不了。”邢利說。

“我覺得,特種部隊就不是女孩子呆的地方,最好把她們都淘汰了,我們以後行動時,更加方便。”我笑着說。

“你錯了,女性,在特種部隊裏比男性更加具有殺傷力,她們善於化妝偵察,情報接頭,你看看M軍,海軍陸戰隊隊長就有女兵,而我們解放軍裏,女兵一般都是文職和科研方向,要不就是文工團,其實我覺得這些女兵完全可以組成一直戰鬥醫療組,說不定她們會給我們幫很大的忙呢。”

“我反正上次受夠了,王格差點就死在我眼前了,我不想帶着女兵打仗。”

“當時的王格只是一個稚氣未脫的學生,她一直沒有離開軍校,而你當時已經是手上沾過敵人腦漿的特種戰士,你們不能比的,如果她們可以通過這次訓練,你看着吧,完全不同,會讓你刮目相看的。”

事實證明,老大的話應驗了,六個女兵是從全軍區幾萬女兵中挑來的,想讓她們滾蛋,沒有那麼容易,那時候誰還知道,這六個兵裏邊,還有咱的教導員夫人呢。

刀鋒,是我們爲即將成立的戰鬥醫療組起的名字,雖然這個名字剛性十足,但是拿起這把刀,將刀鋒插進敵人心臟的人確實六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也是,誰會相信在美麗的外貌背後,卻是一顆沒有情感的殺戮之心,當然,這殺戮之心只對着敵人。

在訓練中,王颯對着這些女孩子,說的最多的話就是:“你們是什麼?”而這些女孩子就會回答:“我們是母菜鳥,呆頭呆腦的母菜鳥。”

雖然這話聽起來,有點低俗,有點不給情面,但是這是我們訓練這些女兵的特有方式,當後來她們六個人單獨執行任務時,曾經受過的心理訓練,就着實派上了用處。

最讓我們出乎意料的是這六個女兵的也野外生存訓練,或許她們的野外生存訓練,比那些公菜鳥還要出色,至少,我,解放軍特戰隊隊長是這樣認爲的。

用迷彩布遮蓋的軍用吉普車駛入了叢林,六個女兵的眼睛被矇住,而我們坐在前邊的三菱車上,我畫着迷彩臉,這次,我是她們最大的假想敵頭目,而我的戰隊,是唯一阻止她們的假想敵隊伍。

06突擊隊,不是一般的特種分隊,很多世界上的大型武裝集團也不能奈我們何,所以,這次我是決定讓她們滾蛋的,因爲,特種部隊不需要女人,至少,當時我是這樣想的,邢利一直在反對動用06突擊隊作爲假想敵,可是我沒有聽他的,所以,06突擊隊裏,邢利退出戰鬥,而其他人,都認同我的觀點,所以,都站在我的這邊,當然,這只是訓練方式的分歧,不會影響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六個女兵已經不是當初那麼柔弱了,她們有着和男人一樣強健的身體,有着比男人更爲細膩的心思和戰術思想,我當時是完全沒有想到的。

我站在六個女兵面前,說:“母菜鳥,今天是你們的最後考覈,如果你們通過,刀鋒戰鬥醫療組就是你們的,如果你們死光了,那就不能怪我了。”

馮茗悄悄說:“賤,變態!”

“母菜鳥5號,你在說什麼?”我喊道。

“報告。沒什麼!”馮茗回答。

“七天,你們沒有足夠的食物,沒有足夠的水,只有必要的裝備和武器彈藥,七天後,中午12點之前見不到你們,你們就被淘汰了,明白嗎?”

“明白!”

“好,你們六人組成一支戰鬥小組,即刻出發,依靠指北針,從這片茫茫的森林裏走出去!”

王颯說:“說實話,我當這麼多年兵,也沒在我們這見到這麼多樹,所以你們要小心了,野外生存訓練,我們會是你們的假想敵,一旦被我們抓了或者擊斃,你們就退出訓練。”

六個女兵就這樣出發了,我說:“讓她們先走一晚上,我們明天早上行動,給我幹掉這羣不知死活的娘們!”

“是!”我的戰隊回答。

邢利還是放心不下,坐在指揮所,看着我們的行動攝像。

其實,在叢林裏,我們到處都布有攝像頭,就是爲了看菜鳥會不會偷懶或者作弊,我們當初參加集訓的時候,也是這樣過來的,當時,我還是想過作弊,但是邢利還是阻擋了我,要不,我也許早都退回原部隊了。

我們搭了帳篷,安安生生的睡了,我知道,這一晚,那些女兵肯定不好過,這林子裏蚊蟲很多,還有蛇的出沒,所以,我派出去的醫療小分隊沿途都在埋伏,一旦有情況,就進行及時的救治。

第二天一早,我們收拾了帳篷,我拿起95步槍,說:“走,打獵去!”

王颯把槍上膛了,說:“當兵這麼多年,第一回抓美女,有點小興奮!”

“幹,你每天和美女打交道,還沒打夠呀?”羅霄說。

“幹你大爺,要是打夠了,我就不這麼興奮了!”

“對對對,你打你打!”張強笑着說。

“劍客,你笑的這麼猥瑣幹嘛?*蛋!”王颯回答。

我們出發了,開着車,從叢林中找着這羣不怕死的女孩子。

“刀客,海狼報告,女子特戰隊已經痛過了4號地區,請馬上追擊,完畢。”

“刀客收到,完畢。”

“刀客,剛剛女子特戰隊在3號地區,將我們埋伏的沙漠狐小組一網打盡,完畢。”沙漠狐說。

“你們等着,讓一羣娘們滅了,訓練完,我讓你們回爐!完畢!”我對沙漠狐說。

我拍拍張強的肩膀:“劍客,馬上往第4地區趕,小娘們走的挺快,這一晚上,連走帶打仗怎麼過的?”

“好嘞,各位爺,您坐好嘍!”張強幽默地說道。

我戴着蛤蟆鏡,看着身邊迅速過去的樹木,我在思考,爲什麼這羣女孩這麼厲害?難道,我真的錯怪她們了?

“黑鷹,我是刀客,我是不是錯怪這羣美女了?完畢。”我說。

“刀客,不要想那麼多了,既然想要讓她們滾蛋,就將她們打掉,否則,你也就回爐吧,完畢。”邢利在指揮所說。

我們趕到4號地區,我站在車上,拉動槍栓,說:“準備戰鬥!完畢!”

張強停下車,我們下了車,大概用僞裝草蓋蓋,然後我們採取徒步奔襲,準備將女子特戰隊幹掉,來證明我所說的話,是沒錯的。

“刀客,我看到母菜鳥5號的白色作訓服了,完畢。”邵質說。

“給我打掉,完畢。”

“抱歉,她移動速度太快,我更本無法鎖定,完畢。”

我對着他們喊道:“走走走,獵鳥了,完畢!”

除去狙擊手,埋伏在原地,我們採取移動戰術,準備盡全力打掉這六個恐怖的女人。

不過,從那一刻起,我徹底敗給邢利了,邢利說的沒錯,這六個女兵,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決定,就算將她們打掉,我也會留下她們,在戰場上,她們有着明顯的優勢,這點,不解釋。

當我們還在滿世界找着這六個女孩子的時候,她們已經在向着下一地點進發了。

“刀客,我們看到女子特戰隊進入第7地區,是否進攻,完畢。”我設在7號地區的土狼小組報告說。

“不,你們繼續監視,我們來抓,完畢。”我回答。

我們又馬上奔赴7號地區,我當了八年兵,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作戰有點難度,我真的低估了這六個女孩子的本事。

王格說:“現在,老鳥肯定,在四處搜尋我們,我們要做的就是默默埋伏,等到這羣老鳥過來,一舉殲滅。”

“可是,他們是老鳥,一羣老特種兵啊!”殷蕭雅說。

“怕什麼,我就不相信那個最賤的李教官能把我們怎麼樣?”馮茗說。

“對,幹他老鳥,我要把他們的蛋打爆!”張蜜憤憤地說。

“張醫生,你能不能不這麼低俗?”

“*,老孃現在也被*急了!”

當我們到達7號地區時,我說:“等等,她們到達7號地區,就再沒有人報告了,所以,她們就在這裏。”

我蹲下,用手抓起地上的土和雜草,聞了一下,說:“卸掉背囊,她們就在附近,我們輕裝上陣!完畢。”

“王格,不是吧,這變態聞聞土就知道我們在附近?”周婕說。

“別吵,小心被他們發現。”

其實,她們埋伏的地方離我們不遠,爆破手郭大申有着天生的靈敏聽覺,就憑周婕的一句話,便基本斷定了她們的位置。

大神(郭大申的外號)輕輕對我說:“頭兒,母菜鳥就在你的3點鐘方向,準備幹掉她們,完畢。”

我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就在她們沒有反應的一瞬間,我突然轉身,對準我的三點鐘方向開槍。

“呲

??”一股黃煙升起。我們通通就在近在咫尺的距離裏開戰。

女兵也不是吃素的,被我擊斃的是殷蕭雅,而我,卻被王格一槍擊中,退出訓練。當我被擊中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六個兵我一定要!

最後這場演習性的訓練是我們勝的,但是我們動用了7個人進行圍追堵截,加之我們是男的,所以我們自己心裏感覺到還是輸了。

當六個女兵被我們帶回大本營,她們知道自己被淘汰了,所以沒說話,直接去收拾東西了。

我站在宿舍外,說:“女子特戰隊,馬上集合!”

她們六個從宿舍裏出來,紅着眼睛,我知道,哭過。

六人在我面前列隊站好,我說:“菜鳥們,雖然你們的考覈成績很糟糕,但是,你們具有作爲一名陸軍特種兵的潛質,所以,我和邢教導員特地爲你們,最後大隊長同意你們留下,正式編制進刀鋒戰鬥醫療組,所以,菜鳥們,你們的噩夢才正式開始。我知道,你們背地裏叫我變態、賤人,我還知道有的人要把我的鳥蛋打爆,不過,我無所謂,你們要是有能耐可以來,但是,我必須澄清一點,訓練期間,我對你們的變態行爲,純屬無奈,我也沒有辦法。”

張蜜說:“姐妹們,別聽他胡扯淡,我們打爆他的鳥蛋!”

六個女孩子一擁而上,把我團團圍住,我沒辦法,只能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任由他們出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