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前夫這生物,就該消失在生命裏,一旦狹路相逢,糊他滿臉血。可是顧念先卻像牛皮糖一樣粘上了陳安容。陳安容:“你難道不知道我只想糊你一臉血嗎?”顧念先:“還有比糊我一臉血更能解恨的方法。”陳安容:“什麼?”...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