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有什麼比你還在襁褓時就發現自己就是那個路易十四更糟糕的?當然有,譬如說,它還是個魔幻版本的。

最近章節

第兩百五十七章 給國王的禮物

當王后以及侍從,女官等一羣人來到這座小教堂的時候,正是午間禱告之後,因爲這座小教堂蒙受了王后的恩惠,所以雖然小,但花窗、華蓋與祭壇一樣不少,金銀的聖器就這樣擺在雪白的亞麻布上,在絢麗多變的光線中呈現出遊移不定的美麗光澤,一位身着黑衣的夫人正跪在跪凳上——但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後,她站了起來,對着王后,從容而又優雅地行了屈膝禮。

王后的雙脣立即抿緊了,雖然她不斷地對自己,對孩子們說,有國王的尊敬她就已心滿意足,但那個愛着自己丈夫的妻子不會希望獨佔自己的夫君?而且王后的意義又與其他貴女不同,她的每個男孩都是有繼承權的,女孩們則是聯姻的最佳人選,可以說,在整個法蘭西或是歐羅巴,唯獨王后不能出軌。

但特蕾莎還是西班牙公主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無論是容貌,還是天賦都無法與他人相比,更不用說那些被精心挑選出來的王室夫人待選,只是不管是哪一個,奧爾良公爵推薦的,還是孔蒂親王,又或是王太后,都不如她面前的這位女士……更具威脅性。

路易十四並不是一個好色之徒,他親政二十年,也只有一位公開的,兩位不公開的王室夫人,比起海對面那位“快樂王”查理二世(他的十四個私生子可不都是一個母親生的),這位國王堪稱清心寡慾——這三個國王的愛人王后都見過,瑪利.曼奇尼有着一張圓臉和可愛的小下巴,蓬鬆的深色捲髮,玫瑰色的面頰和嘴脣,這讓她即便到了兒子都快成年的年紀,看上去依然像是一個未婚的少女;甚至沒有姓氏的米萊狄夫人,她有着一種引人墮落的妖豔與肆意,就像是你時常能夠在黑暗的街角看到的流鶯,或是兇惡的母狼,唆使都會撲倒你身上;拉瓦利埃爾夫人呢,雖然她偏向於男性的面孔並不符合法蘭西人對美貌的認可,但誰也無法否認她的秀髮美如流瀑,而且總是帶着一種引人垂憐的氣質,而且國王也曾經和王后談起過,拉瓦利埃爾夫人的容顏有着別具一格的特殊魅力。

而這位蒙特斯潘侯爵夫人,她的美……充滿了危險,令人一看不是生出憐憫或是征服的慾望——反而會在畏懼中選擇退縮與逃避,但同時,他們也會被那美豔且毫無缺憾的面孔,身姿與聲音攫住,不僅無法按照理智的呼喊逃脫,還會被熾熱的觸手拖入泥沼。

...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