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她是一直不慣於在人前淌淚的女子。她認爲流淚是弱者所爲。──做爲一個女子,可以溫柔,可以溫順,但不可以動不動就流淚:流淚也分爲兩種,感動傷心時流淚不妨,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一個還會流淚的正因爲他仍有情,唐方覺得自己正是個多情女子;可要是受了委屈、覺得恐慌時的淚就不能流,而且還萬萬流不得,因爲在劣勢時流淚,豈不是示弱?在軟弱的時候流淚,豈非博人同情?人生在世,有強有弱,何必把自己列作弱者那一類,讓人同情!唐方一向覺得向別人博取同情是件可恥的行爲。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