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徐嘉雲小時候住在一家上海菜館附近,她爸爸是海員,每年只有四至六個禮拜時間留在香港,嘉雲的媽媽不愛入廚,橫豎只有母女倆,續媽媽差不多每天午晚兩餐都是打電話到那家上海菜館叫外賣。負責送外賣來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廣東漢子,他仙風道骨,膚色象蠟一樣,口裡經常叨着一根菸,貪婪地望着客人手上的零錢。媽媽說,他是道友,只有道友纔會這麼沒出色,挨家逐戶去送外賣。這個膚色象蠟一樣的廣東漢,不用送外賣的時候,會坐在鋪面看馬會報,當徐嘉雲經過這裡回家時,他總是擡起眼皮望着她,徐嘉雲從來不跟他說話,她看不起他。有一次,這個送外賣的從口袋裡掏出一盒橡皮糖送給她,徐嘉雲不肯要。她不想和這個人做朋友.過了幾年,社會環境好了,薪金又貴,菜館不再請人送外賣,也沒有人願意送外賣,那個廣東漢子聽說是進了戒毒所。要吃上海菜,徐嘉雲要自己親自去買,那時,她讀中三。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