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蕭家少主,和武二郎同生共死鬥權貴;行鏢四海,帶兄弟結識八方綠林好漢;東京夢華,攜燕青在汴梁城淺酌小飲;北地風雲,向完顏阿骨打再去討酒吃;西夏狼煙,與吳玠和西夏軍浴血奮戰;江南煙雨,同方臘教主還要計較一...

最近章節

2168章 我們的水滸(全文完)

聽柴進語重心長的說罷,範汝爲面色一整,繼而也立刻接腔道:“柴大官人說的正是,尋常說是反抗朝廷暴政的綠林盜一朝得勢,也未嘗不會作歹驕奢,轉而害民。當初小弟未曾投從方臘揭諦齋(摩尼教爲免遭官府的查禁教名於諸地皆有不同,而福建地帶稱之揭諦齋),販私鹽營生時,撞見擄掠洗劫的反軍亦須避着走,幾次也險爲其害!蕭任俠仁義爲先,濟困扶危的英名亦是名震寰海、天下皆聞。

小弟如今既也做造反的行當,向來也有心效法蕭任俠爲民義舉,所攻陷的州府縣坊內約法三章,除了錢糧廣積害民,欺壓良善噁心忒過的的暴富小人。其餘地主大戶也只是勒令那廝們交割田業、牲畜於受災落難百姓耕種,計其歲入之數納銀或錢,也絕不會無端濫早殺業(範汝爲義軍兵馬行徑,按歷經兩宋交迭時期,號高峯居士的宋臣廖剛所著《高峯文集》卷一《投富樞密札子》中有載)。雖然遠不及蕭任俠那般民心所望,可小弟自問得閩北百姓雲集響應,也絕不至掉過頭來似濫污狗官那般反做害民的勾當!本來唯恐有朝一日教朝廷剿滅時,反而誤了歸附於我的衆多鄉親父老性命,萬幸蕭任俠肯仗義援手提攜我等弟兄。小弟銘感五內,也還是那句話:我等兄弟的性命,也盡交託於蕭任俠!”

柴進、石寶二人聽範汝爲言之鑿鑿的表態說罷相覷對視一眼,彼此也已然篤定範汝爲這一路反軍真心誠意的投從於自家哥哥共做大事,也已是板上釘釘。

隨後柴進、石寶與範汝爲等閩北反軍頭領細議計較的,則是雙方又須當如何彼此協同呼應以據官軍。而閩北地帶多有山嶺聳峙、低丘起伏,有熟知本地地形的範汝爲所部義軍據險死守,本來也足以抵禦住大批宋廷禁軍的征剿進攻。而福州市舶港口幾乎也盡攻取得下,不但消弭了宋軍走海路迂迴襲取後方的威脅,必要時蕭唐也盡可以調遣兵馬南下與範汝爲所部義軍協力備戰。

本來正史中招討蕩滅範汝爲武裝造反勢力的名將韓世忠,現在卻是做爲得受蕭唐重任督管陝西諸路義軍與張浚所部宋軍對持的首席大將。而帶兵打仗雖及不上潑韓五這等名將帥才,先後經朝廷調撥前來征剿的宋廷主將也不無被比上稍顯不足、比下綽綽有餘的範汝爲殺得大敗虧輸,由他率領麾下義軍控制閩北大部地區,進而威脅兩浙、贛南等宋廷治下疆土,也足能形成對北面與蕭唐對持的宋軍以不可小覷的威脅。

...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