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的書和我一樣慢熱,感謝每一個耐心聽我說完故事的朋友,如果你被故事感動了,不是因爲我,不是因爲故事,而是因爲你原本就是善良溫暖的人。殘商滅,大甘興,轉瞬如煙,百年之後又是盛極而衰的輪迴。他生於王侯之家...

最近章節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 她的執念

沒有人顧念舊情幫上一把,反而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墨家沒了容身之地,黯然離開金波府,府中那些供奉下人也都一鬨而散,萬貫家財到了最後連一架馬車都僱不起,最後在汨羅江墨子楓先是吊死了自己的結髮妻子,然後抱着還是個孩子的墨卿跳江自殺,天可憐見,小卿被個漁夫救了起來,若是個好人家也算她命不該絕,豈料這個漁夫也是個嗜賭之人,要說人不算壞,但就是嗜賭如命,賭完了所有能賭的東西,最後竟然把小卿賣給了人販,換了五錢銀子,再之後小卿顛沛流離,受盡了世間百苦,等老身替她贖身已經是五六年以後的事了,王爺想想,那麼小的孩子,吃盡了多少苦頭啊。”

李落沒有應聲,如夫人說的確有其事,但她只說了其一,或者說只知道其一。當年在金波府墨家風頭一時無二,能將貢品送入皇宮內苑那是天大的榮耀,等閒一府知府都不敢輕視,但是李落卻知道如果僅憑這些貢品,墨家決計當不成鼎食之家。內務府採辦貢品,一向層層剋扣,到了商家手裏剩不了多少,能落個好名聲,但如果當真奉公守法,也就不過是個殷實人家,而當年的墨家在金波府差不多可以橫行無忌,所以這家財萬貫實則另有來路,要不然也不會在家破之後沒有人幫上一把,就算世態炎涼,但總歸不見得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如夫人沒有說,李落也就沒有提當年墨家的事,這樁舊案在樞密院有記載,除了當年債主的手段令人不齒之外,是不是犯法還真不好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樹大招風,當年的墨子楓實則太招搖了,物極必反,終究落得這般下場。

“墨卿姑娘苦習賭術,就是爲了替墨家報仇?”

“是,這也是她的執念。”

“她的賭注是什麼?”

...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