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紀巖憋苦了一輩子,臨死才知道可以過一生的老實好男人原來是個渣,自己不過是豪門少爺無聊時的消遣而已.一道雷把她劈回了十七歲,重活一回,手握靈泉空間,治好身體殘疾,提高廚藝烹煮美食,帶領家人發家致富改變命運.前世的渣男找上門來,非要死纏爛大的來個老牛吃嫩草.只可惜她已經今非昔比,嫩草也長出了尖刺,他想靠前保準刺個滿臉花.片段一:他摸了摸脖子上戴的大金鍊子,十根手指頭上的金戒指,還有手腕上的兩隻金錶,笑得憨傻:"初次見面你好,我叫簡勳,聽說你的志向是嫁個開金礦的?"她點點頭:"沒錯,我是打算嫁個開金礦的,可沒說要嫁個金礦凱."金礦開?金礦家的小開?他一怔:"這兩種有什麼區別嗎?"她由頭到腳瞅了瞅他,嘴角抽了抽道:"前者有錢,而後者——有病!"可身掛金子滿大街走等着人來吊的凱子不是有病是什麼?他暗自慶幸的抹了把汗,臨來之前他甚至還想鑲滿口金牙來着,還好沒那麼做.片段二:兒子清心寡慾了二十六年,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處一個,這可把簡媽媽給愁壞了,逢熟人就開始推銷:"我們家簡勳個高長得帥,就是人酷了點兒,不大愛搭理人,你那侄女——"熟人拉了把還要繼續說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