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洞房花燭,新郎與禽獸無異。沒有絲毫的憐惜,狠狠的給了她恐怖的第一次。因爲她愛他,所以她忍。新婚燕爾,相公與路人無異。沒有絲毫的溫柔,冷冷的對她,沒有一句輕言細語。因爲她愛他,所以她忍。懷有身孕,夫君與...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