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煙雨樓內二樓的頭牌廂房,原應是春暖日麗、享受陽光的大好日子,此刻卻窗門緊閉、帷幕低垂.一聲聲若有似無的蝕人心骨的低吟從房中傳出,那呻吟聲似乎充斥着壓抑的痛苦,但又似到達極樂頂峰的歡呼,呻吟聲還斷斷續續地摻雜幾聲低沉的男性笑聲和話語,再白癡的人也可以想象,裡面正在上演怎樣的春宮好戲.守候在門外的陸惟看了緊閉的房門一眼,心裡估算着裡面"完事"的時間.如果他的主子精力充沛又心情大好,再曬一、二個小時的太陽,是完全可能的事.春季的陽光真好,至少不會再象冬季那麼寒入心脾.走到欄杆前,他垂首怔怔俯視一株在院中迎着陽光怒放的迎春花.那花瓣是如此的纖細柔美,卻勇敢地承迎陽光的滋潤,柔美中摻雜着堅強,多麼矛盾的特質!陽光照在他清秀俊逸的臉龐上,也照在他微微糾結的眉心上,那純淨清洌的雙眸,淡淡地映出一層憂鬱的光輝,微白的臉色、緊抿的薄薄雙脣,令他的神情顯得格外嚴肅和沉默.一襲樸素青布衣衫下的身形挺拔而單薄,一柄寶劍斜斜地跨在腰際,劍上刻着四個字:逍遙山莊.白雲出自深谷,泉水滴自石隙.魚兒欲本流入海,只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