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現代青年因爲意外死亡而穿越到三國即將結束的時刻,沒有金手指,沒有強大的個人戰力,如何面對亂世,如何生存?

最近章節

0432:舊賬

雖是和父親加教主的範長生決裂了,但年輕氣盛的範賁卻不是喪家之犬,跑出來的時候是帶着資源的。之所以決裂,外界比較一致的看法是路線之爭,然後,是因爲一筆陳年舊賬的“大白天下”而引發的父子之間分外眼紅的人倫慘劇。

一開始,眼見着黑翼教,作爲沒什麼內涵,滿嘴歪理邪說的外來垃圾產品在巴蜀地區擴張極其迅速,在某些點位上已經對天師道形成了威脅(類似於現在底特律郡的狀況),作爲激進派的代表,以接班人自居的範賁自然希望能夠立刻做出迴應,不能被人看成是軟柿子,可是,作爲唯一的最高決策人,範長生不知道是年紀大了暮氣沉沉,還是想來個後發制人,居然一直是在退讓,在做出現的幾次摩擦中都是韜光養晦、息事寧人的姿態。

這樣的做法,也許是有着什麼深不可測的內涵,但是,在外界看來,就是慫了,結果,不僅讓黑翼教的氣焰更加囂張,本派人士都有些擡不起頭,一些年輕人忍無可忍還擊也沒有得到上級的強力支撐,最後落得個非死即傷的下場,而範長生,居然還是無動於衷不說,反過來還勸誡教衆,要做到養氣和養神,聲稱“人所以得全生命者,以元氣屬陽,陽爲榮;血脈屬陰,陰爲衛。榮衛常流,所以常生也”,語重心長的指出,人的活力之源在於體內之氣,故強調保持和充實體內元氣,希圖通過養氣之道而達到祛病延年長生久視的目的,而和那些凡夫俗子們好勇鬥狠,是不利於這種修行的,同時還強調:清靜無爲、靜觀玄覽、含德抱一、虛心坐忘,追求內心的安寧,“道法自然”,這種離俗超凡的精神,才是吾等修道之人的至高境界。

所謂矛盾和摩擦,權當是一種修行和歷練了吧。

這種說法倒也有一定道理,再加上範長生幾十年來的威望,算是安撫住了部分羣衆,但,還有一些人在範賁的聒噪下,依舊是躍躍欲試,要好好和黑翼教掰掰手腕,更有甚者直接對範長生的說法提出了質疑:誰說修道之人就一定要清靜無爲了?真要是清靜無爲了,還有我們今天的強盛局面嗎?而且,縱觀歷史,咱們也從來不是一味忍讓退縮的吧?大賢良師當年振臂一呼,滔天巨浪險些掀翻了大漢的時候,張修在巴郡率衆起義,攻佔漢中部分地區,以配合東方太平道策動的黃巾軍大起義,而張魯,正是通過做掉張修奪其衆,才有了自己的一番作爲;後來面對劉璋的種種緊逼,又與之決裂對抗(正是因爲這次翻臉,間接導致引狼入室把劉備給招來了),可見,都是血氣方剛,哪來的一味退縮忍讓?清靜無爲,是內在的修爲,不能成爲我們對外軟弱,只會嘴炮抗議的遮羞布!

...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