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左澤堯認爲,這輩子玩的最大發的就是五年前那場賭,不但輸得徹底,而且從此他一張機票飛離他的世界.五年後他歸來,站在左奕天家門前,卻看見左奕天手裡抱着小男孩,於是他驚訝,"哥,我什麼時候把你睡了連孩子都有了?"左奕天疏離地微笑,"這是我媳婦留給我的."左澤堯知道,自己再如何愛他,也終究抵不過"兄弟"二字來得銘心刻骨.終於等某人離婚,他死皮賴臉地纏住左奕天,非要把人家掰彎,左奕天終於怒了,"老子是男人!"左澤堯不怒反笑,"胡說,老gay也是男人,不照樣折騰."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