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那年我17歲,方碧玉22歲。我們懷揣着大隊裏的證明信,揹着鋪蓋捲兒,走出了從未離開過的村莊,踏上了通往縣棉花加工廠的車馬大道。支部書記的疤眼兒子國忠良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我們背後。他完全有理由跟在我們背...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